• 正在加载中...
  • 刘玉娘

    刘玉娘(?—926),后唐庄宗皇后。魏州成安(今河北成安)人。父刘叟,江湖游医。公元924年被立为皇后。谥号“神闵敬皇后 ”。

    她为瞒出生棒笞生父,为掌朝政残害忠良。她勾结伶官,过于贪财,干预朝政,以致民间荼毒,军心离散。后被新皇帝李嗣源逮住,被赐自尽。

    编辑摘要

    目录

    人物简介/刘玉娘 编辑

    刘玉娘,后唐庄宗李存勖的皇后(第二任嫡妻),绝色,善歌舞,深得李存勖宠爱。

    后唐庄宗的皇后刘玉娘原是名歌女,因长得漂亮又工于心计,慢慢做了晋王夫人。

    刘玉娘 刘玉娘

    一天,一老翁来到行宫前,口口声声称前几天在这里看到的晋王夫人是他早年失散的女儿,要见女儿。

    庄宗请老臣辨认,确信老翁正是刘玉娘的父亲。但刘玉娘却称其父早亡,此人必是贪图富贵、假冒皇亲的市井无赖,令人将老翁打二十军棍,立即轰走。其实,刘玉娘也知老翁是她的父亲,只是为了争夺皇后宝座,不得不下此狠心。因为她不想暴露微贱的出身,以免给反对她立后的大臣以口实。所以她宁可受天理良心的谴责,也不认父亲。

    刘皇后占有国库无数财宝仍不满足,还派人到全国各地经商贩卖物品,从中渔利,成了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不务正业的商人皇后。刘氏为了多销商品,竟将干鲜果品以自己的名字“玉娘”命名出售,“玉娘”牌一出,果然具有名人效应,人们趋之若鹜,生意大好。以至于市场上出售的柴草都要说成是从后宫出来的。

    公元926年,赵在礼首先在邺都谋反。叛军很快攻到都城,李存勖在抵抗中被冷箭射破面门。拔出冷箭后,口渴得要命,到处找水喝,大叫刘皇后来侍候。这时刘玉娘一看大势已去,非但不去看望庄宗一眼,反而叫宦官送去一碗酪浆给他喝。而据当时传说,凡是被弓箭或兵刃所伤的人,往往感到又渴又闷,如果喝水的话,还可以救活;喝粥或酪浆,则死得更快。李存勖刚喝下一碗,便一命归西了。刘玉娘收拾细软,与李存勖的弟弟李存渥逃出宫门。她害怕李存渥丢下她不管,便百般挑逗李存渥。而李存渥见她姿色犹存,风韵无限,便乐意与她私通,自此一路双宿双飞。但是她最终经人告密被捕,新统治者敕令她自尽。 [1]

    详细资料/刘玉娘 编辑

    刘玉娘,魏州成安人,父亲为刘叟(自号 刘山人)。为后唐庄宗李存勖之皇后。

    五代十国为一动荡不安的时代,因此刘玉娘自幼生活艰困,曾随父亲刘山人乞讨维生,稍大后在市井中拍鼓卖唱维生,之后晋王李存勖的将领袁建丰,在攻讨后梁的战乱途中将她掳走,刘玉娘和父亲刘山人生离死别。被掳的刘玉娘,因貌美艳丽,因而被袁建丰献给晋王府,做了贞简太后的婢女,学会了吹笙歌舞等技艺。成年之后越落的容貌出众

    一次,晋王李存勖给母亲贞简太后请安,还是曹夫人的贞简太后让刘玉娘装扮之后,为他们吹笙助兴。晋王李存勖见了之后大感欢喜,刘玉娘本是贞简太后养的一歌舞姬,无甚大用,便将她给庄宗李存勖为妾。她和李存勖非常融洽,生下长子李继岌之后,更加受宠。

    之后李存勖攻灭后梁,建国号 ,史称后唐,晋王李存勖称帝为 庄宗,庄宗为晋王时,一妻两宠妾的地位几乎相当; 正室卫国夫人韩氏、侧室 燕国夫人伊氏,和最得宠的 魏国夫人刘玉娘。待即位后欲将刘玉娘册立为皇后,但因为韩夫人是正室,伊夫人位次在刘氏上,而觉得为难。 宰相豆卢革枢密使郭崇韬(不排除有私下贿赂的可能)皆上奏章称赞刘玉娘的美德贤淑。同光二年四月,庄宗驾临 文明殿,下旨册立刘玉娘为皇后。正室韩氏和在刘玉娘之前纳的妾伊氏都有很多抱怨的话,庄宗就于十二月把韩氏和伊氏依序册封为淑妃和德妃进行安抚。

    刘玉娘自知出身微贱,有一次,她的父亲刘山人,知道女儿刘玉娘还活着,甚至还成为晋王爱妾,急忙赶来相认。经人通报后,庄宗本欲以隆重之礼去迎待,但刘玉娘正和正室相互夸耀家门,坚持不肯任父亲,还说;“妾去乡时,略可记忆,妾父不幸死于乱兵,妾时环尸恸哭而去。此田舍翁安得至此!”

    就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出身微寒,如今却能被册立为皇后,刘玉娘一心以为是佛祖的保佑,因此在她有生之年,对于佛教的推崇和敬供可以说是源源不绝。四方的贡献和钱财,刘玉娘必将之一分为二,一分用以供养佛法,另一份则全归自己所有。

    同光四年三月,天象异变,有占星者指出;“皇帝御前有紧急的兵乱,最好赶赶快准备军粮随时岀征!”。而国内又连年大旱,众兵将的父母和妻儿都难以生存,一开始都以树根草枝艰辛的撑著活下去,但到了最后,草根树皮都挖完也都枯死了,那些士兵的亲族们一一饿死,于是朝中大臣请庄宗以宫中的金银绸缎来赈灾,庄宗应允,刘玉娘却不依,而且还将自己的两口银盆和三个儿子送到大臣面前,曰;“宫中只剩下这些了,就请大家用以筹备军饷吧!”因此最后不了了之。

    后来,庄宗为了平定李嗣源的叛变,准备御驾亲征汴州,带兵共二万五千人,但众兵将都对皇后刘玉娘的所作所为大感失望,途中不断有士兵向敌军投诚,庄宗只好一再下马安抚士兵的情绪,并说;“在这次出征有建功者,必重重大赏!”,但士兵们都说;“我们的亲族都以饿死,皇上这样子做,为时太晚了。”庄宗只能难过的垂著泪。战乱之中,庄宗被敌军的流箭射中,伤的非常严重,倒卧在绛霄殿廊下。此时重伤的庄宗想喝水,刘玉娘闻讯却不去看他。

    庄宗驾崩后,刘玉娘命人焚毁 嘉庆殿,并带着大量的金银钱财,欲和庄宗之弟—李存渥岀逃宫城相厮守,并带兵出奔太原,准备在那边造筑尼寺出家,却被之后继位的后唐明宗李嗣源命人赐死。

    后晋天福五年,刘玉娘被追谥号为 神闵敬皇后

    相关史料/刘玉娘 编辑

    《旧五代史》

    庄宗刘皇后,魏州成安人,家世寒微。太祖攻魏州,取成安,得后,时年五六岁。归晋阳宫,为太后侍者,教吹笙。及笄,姿色绝众,声伎亦所长。太后赐庄宗,为韩国夫人侍者。后诞皇子继岌, 宠待日隆。他日,成安人刘叟诣邺宫见上,称夫人之父。有内臣刘建丰认之,即昔日黄须丈人,后之父也。刘氏方与嫡夫人争宠,皆以门族夸尚,刘氏耻为寒家,白庄宗曰:“妾去乡之时,妾父死于乱兵,是时环尸而哭。妾固无父,是何田舍翁诈伪及此!”乃于宫门笞之,其实后即叟之长女也。庄宗好俳优,宫中暇日,自负蓍囊药箧,令继岌相随,以后父刘叟以医卜为业也。后方昼眠,及造其卧内,自称刘衙推访女,后大恚,笞继岌。然为太后不礼,复以韩夫人居正,无以发明。大臣希旨请册刘氏为皇后,议者以后出于寒贱,好兴利聚财,初在邺都,令人设法稗贩,所鬻樵苏果茹亦以皇后为名。正位之后,凡贡奉先入后宫,惟写佛经施尼师,他无所赐,阙下诸军困乏,以至妻子饥殍,宰相请出内库表给,后将出妆具银盆两口、皇子满喜等三人,令鬻以赡军。一旦作乱,亡国灭族,与夫褒姒、妲己无异也。先是,庄宗自为俳优,名曰李天下,杂于涂粉优杂之间,时为诸优扑扶掴搭,竟为嚚妇恶伶之倾玷,有国者得不以为前鉴!刘氏以囊盛金合犀带四,欲于太原造寺为尼,沿路复通皇弟存渥,同箦而寝,明宗闻其秽,即令自杀。考《欧阳史》,作裨将袁建丰得后,纳之晋宫,而《北梦琐言》作内臣刘建丰,亦传闻之异辞也。 [2]

    《新五代史》

    庄宗神闵敬皇后刘氏,魏州成安人也。庄宗正室曰卫国夫人韩氏,其次燕国夫人伊氏,其次后也,初封魏国夫人。后父刘叟,黄须,善医卜,自号刘山人。后生五六岁,晋王攻魏,掠成安,裨将袁建丰得后,纳之晋宫,贞简太后教以吹笙歌舞。既笄,甚有色,庄宗见而悦之。庄宗已为晋王,太后幸其宫,置酒为寿,自起歌舞,太后欢甚,命刘氏吹笙佐酒,酒罢去,留刘氏以赐庄宗。先时,庄宗攻梁军于夹城,得符道昭妻侯氏,宠专诸宫,宫中谓之“夹寨夫人”。庄宗出兵四方,常以侯氏从军。其后,刘氏生子继岌,庄宗以为类己,爱之,由是刘氏宠益专,自下魏博、战河上十余年,独以刘氏从。刘氏多智,善迎意承旨,其他嫔御莫得进见。其父闻刘氏已贵,诣魏宫上谒。庄宗召袁建丰问之,建丰曰:“臣始得刘氏于成安北坞,时有黄须丈人护之。”乃出刘叟示建丰,建丰曰:“是也。”然刘氏方与诸夫人争宠,以门望相高,因大怒曰:“妾去乡时,略可记忆,妾父不幸死于乱兵,妾时环尸恸哭而去。此田舍翁安得至此!”因命笞刘叟于宫门。斋 庄宗庄宗已即皇帝位,欲立刘氏为皇后,而韩夫人正室也,伊夫人位次在刘氏上,以故难其事而未发。宰相豆卢革、枢密使郭崇韬希旨,上章言刘氏当立,庄宗大悦。同光二年四月已卯,皇帝御文明殿,遣使册刘氏为皇后。皇后受册,乘重翟车,卤簿、鼓吹,见于太庙。韩夫人等皆不平之,乃封韩氏为淑妃,伊氏为德妃。斋 庄宗庄宗自灭梁,志意骄怠,宦官、伶人乱政,后特用事于中。自以出于贱微,逾次得立,以为佛力。又好聚敛,分遣人为商贾,至于市肆之间,薪刍果茹,皆称中宫所卖。四方贡献,必分为二,一以上天子,一以入中宫,宫中货贿山积。惟写佛书,馈赂僧尼,而庄宗由此亦佞佛。有胡僧自于阗来,庄宗率皇后及诸子迎拜之。僧游五台山,遣中使供顿,所至倾动城邑。又有僧诚惠,自言能降龙。尝过镇州,王镕不为之礼,诚惠怒曰:“吾有毒龙五百,当遣一龙揭片石,常山之人,皆鱼鳖也。”会年滹沱河大水,坏镇州关城,人皆以为神。庄宗及后率诸子、诸妃拜之,诚惠端坐不起,由是士无贵贱皆拜之,独郭崇韬不拜也。斋 是时是时,皇太后及皇后交通籓镇,太后称“诰令”,皇后称“教命”,两宫使者旁午于道。许州节度使温韬以后佞佛,因请以私第为佛寺,为后荐福。庄宗数幸郭崇韬、元行钦等私第,常与后俱。其后幸张全义第,酒酣,命后拜全义为养父。全义日遣姬妾出入中宫,问遗不绝。斋 庄宗庄宗有爱姬,甚有色而生子,后心患之。庄宗燕居宫中,元行钦侍侧,庄宗问曰:“尔新丧妇,其复娶乎?吾助尔聘。”后指爱姬请曰:“帝怜行钦,何不赐之?”庄宗不得已,阳诺之。后趣行钦拜谢,行钦再拜,起顾爱姬,肩舆已出宫矣。庄宗不乐,称疾不食者累日。斋 同光同光三年秋大水,两河之民,流徙道路,京师赋调不充,六军之士,往往殍踣,百姓愁苦,号泣于路,庄宗方与后荒于畋游。十二月己卯腊,畋于白沙,后率皇子、后宫毕从,历伊阙,宿龛涧,癸未乃还。是时大雪,军士寒冻,金枪卫兵万骑,所至责民供给,坏什器,彻庐舍而焚之,县吏畏惧,亡窜山谷。三月,客星犯天库,有星流于天棓。占星者言:“御前当有急兵,宜散积聚以禳之。”宰相请出库物以给军,庄宗许之,后不肯,曰:“吾夫妇得天下,虽因武功,盖亦有天命。命既在天,人如我何!”宰相论于延英,后于屏间耳属之,因取妆奁及皇幼子满喜置帝前曰:“诸侯所贡,给赐已尽,宫中所有惟此耳,请鬻以给军!”宰相惶恐而退。及赵在礼作乱,出兵讨魏,始出物以赍军,军士负而诟曰:“吾妻子已饥死,得此何为!”古 庄宗庄宗东幸汴州,从驾兵二万五千,及至万胜,不得进而还,军士离散,所亡太半。至罂子谷,道路隘狭,庄宗见从官执兵仗者,皆以好言劳之曰:“适报魏王平蜀,得蜀金银五十万,当悉给尔等。”对曰:“陛下与之太晚,得者亦不感恩。”庄宗泣下,因顾内库使张容哥索袍带以赐之,容哥对曰:“尽矣。”军士叱容哥曰:“致吾君至此,皆由尔辈!”因抽刀逐之,左右救之而免。容哥曰:“皇后惜物,不以给军,而归罪于我。事若不测,吾身万段矣!”乃投水而死。主 郭从郭从谦反,庄宗中流矢,伤甚,卧绛霄殿廓下,渴欲得饮,后令宦官进飧酪,不自省视。庄宗崩,后与李存渥等焚嘉庆殿,拥百骑出师子门。后于马上以囊盛金器宝带,欲于太原造寺为尼。在道与存渥奸,及至太原,乃削发为尼。明宗入立,遣人赐后死。晋天福五年,追谥曰神闵敬皇后。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4-10-23
    [2]^引用日期:2013-05-15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30 18:01:46

    人物关系

    编辑

    刘玉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