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北京话

    北京话属于北京官话,流传于北京城区。有人把北京话、北京话口音浓重的普通话称为“京片子”。北京话主要特点是尖团音不分,儿化多。古代任何韵书都区分尖团。尤其中原一带汉人是区分尖团的。典型江左(江南)一带完全严格区分尖团的。客家和岭南南粤也区分。乃至新疆一带的汉语都是能够区分尖团音的。坦诚的说,江南一带的人是非常讨厌儿化音的,儿化在他们眼里就是胡化,他们既不卷舌、也不儿化。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北京话
    别称: 京片子 特点: 尖团音不分,儿化多
    狭义: 北京市区地口音

    目录

    概述/北京话 编辑

    京城叫卖大王臧鸿老先生是北京语言文化的传承者京城叫卖大王臧鸿老先生是北京语言文化的传承者

    北京话,俗称“京片子”,属于汉语官话北京官话的京师片,流传于北京市区。通常指的北京话是指北京市区的口音,不包括北京郊县的方言。特点是儿化尾音明显。

    现代标准汉语以北京话为基础,以“北京音”为标准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中国大陆习惯将之称作“普通话”,以和中华民国时期的“国语”相区别。

    “北京话”需要与“北京官话”区分开来,后者是官话方言的一个分区,其中包含北京话。今北京辖境内绝大多数方言都属于北京官话,仅有部份郊区县(平谷的平谷话、延庆属北京官话与晋语过渡的延庆话)以及一些乡镇有特殊的方言。[1]

    发展历史/北京话 编辑

    元-清初

    北京话的历史只有400年左右。四千年前夏代便产生了“雅言”,不同时代的“雅言”均不一样,特别是晋代宋代两次衣冠南渡,变化尤多,但原则上都以中原伊洛地区方言为标准。

    金代的北京人,以洛阳读书音为正音,元代北京成了首都,但官方场合所用仍是中原口音,只是与本地方言有所结合,形成了大都话。

    朱元璋灭元后,各地移民大量入京,大都话渐式微,由于河北移入人口较多,故北京民间方言以河北口音为主,而官方则使用“雅言”,即河南官话。

    后来朱棣迁都北京,江淮官话等也对北京方言产生了一定影响。   

    据富察玄海先生所述,清入关后,前期和中期上朝均用满洲话,汉臣必须学习满语,但民间则出现了旗下话、土话、官话三者杂糅的趋势,北京话正是这三者结合的产物,北京话音调高,即受东北话影响,此外很多方言来自东北土话。清代北京话分文读、白读两种,文读是旧的标准音,读书人多用,但到了清后期,基本失传,只剩下了白读。[3]

    清中后期

    清中期,随着对汉臣的倚重,且为提高办公效率,清宫上朝一律改用北京话,满语仍是国语,但不再充当官话。

    1728年,雍正设“正音书馆”,在全国推行北京话,规定读书人听不懂北京话就不能参加科举考试,甚至童生不得考秀才。虽然推广力度甚大,但各地敷衍推诿,到嘉庆时,“正音书馆”纷纷关闭。缺乏统一的语言标准,给沟通带来了巨大麻烦,比如晚清名臣曾国藩是湘乡人,可湘方言却是全国最难懂的方言之一,再比如康有为被召见时,光绪皇帝怎么也听不懂他说的粤方言。为避免难堪,清末两宫太后召见地方官员时,不得不破坏历来的规矩,允许从领侍卫内大臣中挑选一人随同召见,充当“翻译”,而此前清代的召见,除军机大臣,一般只能是君臣二人,室内不得有任何闲杂人等。   

    1902年,张之洞张百熙上疏提倡全国使用统一语言。

    1909年清政府资政院开会,议员江谦正式提出把“官话”正名为“国语”。

    民国时期

    民国时期,北京话的地位曾经存在过争议。1912年(民国元年)12月由蔡元培任总长的教育部成立读音统一会筹备处,由吴敬恒(稚晖)任主任,并制定读音统一会章程8条。规定读音统一会的职责是为审定每一个字的标准读音,称为“国音”。每个字的音素定下来之后,还要制定相应的字母来代表每一个音素。当时来自北方直隶省的著名语言学家王照(王照“官话合声字母”的发明人)对于会员构成非常不满,指出江浙人占25人之多,其中来自无锡的就有5人。经过激烈争论,最后决定会议实行一省一票制度,而不是每个会员一票。当时对于一省一票制度争论也很激烈,来自江苏的汪荣宝声称,“若每省一表决权,从此中国古书都废了。”王照反问:“此语做何解释?”汪不语,王照接着质问:“是否苏浙以外更无读书人?”北方会员坚决要求每省一票,威胁说如果通不过就自行解散退出会议。最后在教育部代部长董鸿炜推动下,终于通过了一省一票制度。这个一省一票的制度是解读会议结果的关键。

    国音统一会议在5月22日闭幕,由于会议期间争吵激烈,会议的议长吴敬恒在4月22日辞职,接任的王照也在5月7日后请了病假,临时由直隶的王璞主持会议。当时对于浊音和入声尤为激烈,江苏代表汪荣宝夸张地说:“南人若无浊音及入声,便过不得日子。”同样是江苏的代表、会议议长吴敬恒也语出惊人:“浊音字甚雄壮,乃中国之元气。德文浊音字多,故其国强;我国官话不用浊音,故弱”。会议过程中,对有争议的字音,以一省一票原则的多数票决定“国音”。整体来说,最后的结果还是以北京语音为“基础”,同时吸收其他方言的语音特点(主要参考南方语音),如区分尖团音和保留入声。这次会议审定的汉字读音被后人称之为“老国音”。并从1918年开始推行。

    1920年国语推行不到两年就爆发一场当时名之为“京国之争”(指京音和国音)的大辩论。问题的起因就在于国语标准音。支持国音和支持京音的分成两派。国音是主要“以京音为主,兼顾南北”。京音是“纯以北京话为标准”。两派争吵非常厉害。于是张士一发表文章,主张“注音字母连带国音都要根本改造”,应“先由教育部公布合于学理的标准语定义,以至少受到中等教育的北京本地人的话为国语的标准”。这个主张得到许多人的支持,特别在南方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纷纷开会响应,甚至通过决议:“不承认国音,主张以京音为标准音”,“请教育部广征各方面的意见,定北京语音为标准音”。

    1913年“读音统一会”拟定的国音就被修改为京音了。

    1932年根据新国音编纂的《国音常用字汇》由民国政府教育部公布,在《字汇》的序言中又对国音以北京音为标准的含义做了进一步的说明,即“”所谓以现代的确北平音标准音者,系指‘现代的北平音系’而言,“并非必字字尊其土音”。[2]

    新中国建立后

    1949年新中国建立,为克服方言分歧造成的隔阂。政府计划要推广民族共同语,决定不采取国语这个叫法。如果叫国语的话,担心会被误解为把汉语凌驾于国内其他民族之上。经过研究最后决定叫普通话。

    1955年10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为促进汉字改革、推广普通话、实现汉语规范化而努力》的社论,文中提到:“汉民族共同语,就是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普通话。”   

    1956年2月6日,国务院发出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把普通话的定义增补为“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现代汉民族共同语。” 这个定义从语音、词汇、语法三个方面明确规定了普通话的标准,使得普通话的定义更为科学、更为周密了。其中,“普通话”三字的涵义是“普遍”和“共通”的意思。“普通话”一词开始以明确的内涵被广泛应用。普通话的语法以鲁迅、茅盾、冰心、叶圣陶等人的著名现代白话作品为规范,并且还必须是这些现代白话文中的“一般的用例”。

     

    特点/北京话 编辑

     

    单口相声大师,刘宝瑞说着一口地道的老北京话单口相声大师,刘宝瑞说着一口地道的老北京话

    “酒糟鼻子赤红脸儿,光着膀子大裤衩儿。脚下一双趿拉板儿,茉莉花茶来一碗儿。灯下残局还有缓儿,动动脑筋不偷懒儿。黑白对弈真出彩儿,赢了半盒小烟卷儿。你问神仙都住哪儿,胡同儿里边儿四合院儿。虽然只剩铺盖卷儿,不愿费心钻钱眼儿。南腔北调几个胆儿,几个老外几个色儿。北京方言北京范儿,不卷舌头儿不露脸儿。”这是一个北京人编的顺口溜儿,从中可看出北京话的特点。
     

    儿化音

    北京话中使用儿化韵的频率更高,一些基本词汇如“今天、明天、后天”在北京话中为“今儿、明儿、后儿”,“出门”为“出门儿”,“花”为“花儿”,“小孩”为“小孩儿”,“公园”为“公园儿”,“事”为“事儿”,等等。

    儿化作为汉语中形容“小可爱”事物时出现的一种语言现象,也与“轻声”有着相似的发展历程(有人则认为“儿化”即是“轻声”的一种)。只是中古的“儿”字在不同的方言中发展成为不同的语音,因而就有了不同的演化过程。如在宁波方言中它发展为 /ŋ/ 或 /n/,而汉语中本来就有这两个韵尾,于是它们很快“融入”到前面的音节中而改变了该字原来的韵类。如“鸭”的白读,其由儿化发展而来的辅音韵尾已进一步又脱落掉了。

    范例

    例子1
    我待见你,甭介, 挨墙靠壁儿,挨牌儿,插车,自己gě儿,话碴儿,上赶着,敢情,落忍,邪乎,邪性,较劲儿……你姥姥的,你丫找抽呐(北京土话),麻利儿,颠儿了,屁颠儿屁颠儿,逗闷子,撂挑子,捅篓子,俩人门得儿蜜,看哈乐奔去,穿汗沓儿,踏拉板儿,水舀子,热水窜儿,把儿缸子,大肚儿累塞,哈拉八西的,归置归置,饽饽匣子,娄一眼,怯不溜丢的。哎呦喂!就手儿,gái搂,lá la。

    例子2
    说你一大老爷们儿家,一大清早儿的就站在当院满嘴跑火车,半点儿不着调。我隔着窗户纸这都运一脑门子气了,您这是唱的哪出儿啊?对,没错,就说你呢。

    例子3
    你还别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原本一老实巴交的人,现在学会耍猫儿腻了,成天介当街晃荡打油飞,时不时的整出点汤儿事,再不就是胡吃闷睡。你自个儿照照镜子去,好嘛,活的越大越抽儿抽儿,整个一嘎杂子琉璃球。成天逮谁跟谁扯皮不说吧,办事儿也没个准谱儿,交代你屁大点儿的事儿,你说你放了我几回鹰了?合着我那点儿吐沫星子全打了水漂儿了!你瞧你平时那个德行,样儿大了你!装的人五人六儿的,还挺象那么回事的。实际上满肚子的幺蛾子,除了整天游手好闲,要嘛就是鼓捣点儿嘎七马八的事儿出来。要是结识了个有点儿来头的,好嘛,你拉多晚儿也得老着脸死命的巴结上。实在闲的发慌,也是跟那帮小混子起哄架秧子,打联联。走在街上看见个半老徐娘你都不错眼珠儿的盯着人家看。哪天遇上个概儿不吝的,给你一板儿砖,你就知道什么是肝儿颤了。你说你们家老爷子也怪不容易的,千倾地一根苗,还巴望着你能出息,平地扣饼呢。你不但一点长进没有,还成天让老爷子吃挂落儿,给老爷子折腾的五脊六兽的,跟着你转磨磨。一数落你几句,你就蹬鼻子上脸,长行市了你,嫌老爷子絮叨儿,车轱辘话来回说。现在踏实了吧?那点儿家底儿全让你攘秃噜了吧?蹦子儿没有看你还能鼓捣出什么花花肠子来。就欠让你成天介吃棒子面糊儿糊儿,顶多白饶你一碗凉白开遛遛缝儿。还甭跟我耍哩格儿楞。敢情你也有脚底下拌蒜,掰不开镊子的时候儿,平时那大嘴叉子一张不挺能白活的吗?麻利儿着呀,怎么变没嘴儿葫芦儿了?费了半天的吐沫,我也不跟你嚼舌头了,借光儿,我找个豁亮的地儿焖得儿蜜去了。[3]

    与普通话的区别/北京话 编辑

    汉语标准语(普通话国语等)以北京话为基础。尽管如此,北京话和普通话还有一定的区别,华北官话的内蒙古方言、东北官话的哈尔滨话要比北京话更接近普通话。北京话的儿化音现象比普通话强得多,语言绵软,曾受到满式汉语的一定影响。而且还有相当一批地方性词汇,在下层居民中保留更多,常被上层北京人贬称为“胡同儿的话”。也经常有人,包括北京人自己,用“痞”来形容北京话。[4]

    北京话和普通话区别很小,在基本的语音系统上近无分别,两者的差异可比拟为日本东京首都圈方言与日语标准语的差异。

    最明显的区别:北京话中存在丰富的方言词,一如其他汉语方言,但这些方言词不被视为标准普通话中可接受的词汇而在非北京地区广泛使用。

    有些北京话的方言词很容易理解,如“打这儿”(从这里起)、“放话”(公布消息)、“末了儿”(最后);有些则不易理解,如“白斋”(吃喝不付钱)、“跌份”(丢面子,尴尬的)、“棒槌”(门外汉)和“发小儿”(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北京话的语速比普通话更快,并且讲话含混不清的情景更多。

    北京话者说话的音域高于说普通话的人的音域。阴平、阳平调更高,上声的折调更加明显,去声的降调也更加强烈。但是这并不会造成沟通上的障碍,只是北京话的一个明显的特点。

    北京话中存在一些不被普通话承认的字音异读。

    当代的北京话已经不同于20世纪初期的北京话,(如老舍爱新觉罗溥仪等人的录音),但是在京剧念白中的北京话,仍然使用近似清宫廷中的满式汉语,音韵与当代北京话相比显得更轻快。

    常见的北京话与普通话对比/北京话 编辑

    充满“京韵”的牌匾充满“京韵”的牌匾

    京味儿

    鸡贼----小气,吝啬,暗藏私心。

    砸窑----为了不与大家分享偷偷藏起来。

    局器----仗义,大方,豪爽。

    果儿----被泡的女孩。

    尖果----漂亮的女孩。

    苍果(或涩果)----难看的女孩。

    戏果----跟泡妞,嗅蜜一个意思,台湾话叫泡马子。

    孙儿----被泡的男孩。

    尖孙----漂亮的男孩。

    傍家儿(音尖儿)----情妇,现在官称二奶。

    土鳖----形容没见过世面不开眼的人。

    小力笨儿----在店铺或车站码头做粗活、杂活的学徒。

    水三儿----老北京对送水的称呼,多为山东人。

    点卯----北京土话,到那儿报到或看一眼,打个照面儿的意思。

    言语(音元义)----北京的口语,即说话、打个招呼的意思。

    翻车----北京土话,即翻脸的意思。

    炸了庙----北京土话,惊愕,急眼的意思。

    练家子----北京土话,会武术的人。

    理门儿----老北京一种禁烟酒的民间社会组织,形式近似宗教,有“理门公所”管理

    事务,加入者称为“在理儿”,对外人推辞烟酒时说“我有‘门坎’。”

    瞎了----北京土话,即倒霉了、完了的意思。

    出现场----公安人员赶到事发现场,处理问题。

    念央儿----北京土话,跟人说自己的意思,但又故意让旁边的人听见。

    摔咧子----北京土话,发脾气的意思。

    鸡----野鸡的简称,也被称为“鸡婆”,就是暗娼。

    这程子----北京土话,这一段时间的意思。

    拉了胯----北京土话,服软的意思。

    半不----北京土话,半截儿,事情做到一半,尚未完成。

    大拿----北京土话,能作主管事的人。

    抹不丢地----北京土话,难为情,面子上不光彩。有时,也说成抹咕丢的。

    大限----即寿数。过去人们迷信,认为人的寿命都是有定数的,“大限已到”就是数已到,快到死的意思。

    火筷子----老北京人捅火炉子的铁棍,也叫通条。

    末末了儿----北京土话,最后、最终的意思,有时也简化为“末了儿”。

    概儿不论(论,音“吝”)----京城新土语,一概不管的意思。

    颠儿了----撒腿跑了,也作“颠菜”。

    勺上----“勺”是北京土话,打,打架的意思。“勺上”,就是连带着把他也给打了。

    横----北京土话“横是”的简化音,“横是”是“横竖”的变读,有大概、反正、也 许的意思。

    唏溜儿----北京土话,说话用鼻子吸气,即不利落的意思。也可写作吸溜儿。

    点儿背----北京土话,“点儿”,指遭遇、运气,“点儿背”的意思是运气不好,倒霉。

    脏了房----老北京人迷信,认为人被凶杀,死在屋子里,会带来晦气,故有“脏房” 一说。

    咕容----在地上蠕动的意思,北京方言。

    遭践----北京土话,埋没、糟踏的意思,自个儿把自个儿给遭践了,即自杀的含义。

    业障----作孽、罪过。

    摆龙门阵----源于川话,闲聊天的意思。

    一绷子----北京土话,即很长时间的意思。有时也说一绷儿。

    号----监狱或拘留所的别称。

    片子(音“骗”)----片子即名片,北京新土语。

    猫着----北京土话,闲呆着的意思,也有躲藏的含义。

    替----也叫“T”,即人民币,属于道儿上的黑话。

    妈咪----歌厅的女领班。

    怯勺----北京土话,不懂行,闹笑话的意思。

    全活儿----京城隐语,即卖身,也就是暗娼。

    傍着----即依附,“傍家儿”一词由此引申而来。

    葛----北京方言,即脾气各色,古怪。有时也用作形容词,形容什么事儿或什么东西葛。

    打漂儿----即无职无业,在社会上闲逛。北京土话。

    帕替----英语 party的译音,小型舞会、音乐会、聚会的意思。(港台译作派对)

    雁么虎----蝙蝠。北京方言。

    大喇----喇,北京新土语,指出卖色相和肉体的放荡女人。“喇”的前边加上一个“

    大”字,是强调其名气和“宰人”的狠劲儿。考证“喇”的词义,与“拉人”有关,是“拉”的音变。

    卖----京城隐语,即卖身。

    雷子----黑话,即便衣警察。

    盘儿----北京的黑话,即脸蛋。盘儿,从“脸盘”这个词衍化而来。

    底儿掉----北京土话,知道对方的老底。

    老坷垃完----北京土话,自蔑老而无用、保守的人。

    扫听----北京土话,四处探听,扫听与打听不同,“扫”带有更为主动的意思。

    张着神----北京土语,留心留意。

    逗牙签子----北京土语,开玩笑的意思,与“逗咳嗽”、“逗闷子”、“逗哈哈儿” 等类似。

    消停----北京土语,踏实的意思。

    玩蝎了虎子----北京土话,蝎了虎子就是壁虎,爬得轻快,人不易抓住。“玩蝎了虎子”的意思是让人摸不着,形容人比较滑头。

    端了----北京土话,抄了的意思。端,即“连锅端”的简化用语。

    捞人----北京新俗语,捞,即打捞之意。北京人称被拘禁或入狱者为“掉进去了”( 掉河),故有捞人之语,即通过不正当手段把被拘留的人弄出来。

    刷夜----北京流行语,即有家不回,夜里在外闲荡。

    撒癔症----北京土话,夜间到处乱逛,癔症本是一种病症,此话是引申过来的。

    把不住----北京方言。把,是动词,管束不住自己的意思。

    折(音“舌”)----北京新流行语,即犯了案子被公安人员抓了起来。最早是隐语,即黑话,后被青年人引用而流行。

    折(音“遮”)----折跟头的折,本是一句隐语,即被公安人员抓起来的意思,后成为流行语,“折进去”、“折进来”,就是被关起来的意思。

    全须全尾(尾音“以儿”)----北京土话,完整,整个身子的意思。

    应场----北京土话,到某种场合参加活动。

    眼里见儿(见儿音“架儿”)----北京常用语,指眼里有活儿,不用别人提醒就能及时动作。

    拿大顶----北京方言,倒立。

    发小儿----北京方言,从小一块长大的。

    担儿挑---- 姐倆的丈夫的称呼。也叫一担儿挑。表示不分高低。
    翻扯----北京土话,发急,发火的意思。

    把不住边----北京土话,说话没谱儿,爱吹善侃的意思。

    挑费----北京土话,指家庭日常生活里用度。

    五积子六瘦----北京土话,形容因吃不上喝不上,骨瘦如柴的样子。

    老家儿----北京土话,指父母。“老家儿”读快了就成了“老尖”,北京人常用语。

    百年----北京土话,死的意思。

    迄小儿----北京土话,从小的意思。

    小蜜----情妇。北京新流行语。

    掉腰子----北京土话,耍花招。

    念秧儿----北京土话,没话找话,聊天,说话的意思。

    他大爷的----北京土话,不带脏字的骂人的话。

    抹不丢地----北京土话,不好意思。

    哪一出儿----北京土话,什么事儿的意思,是一出戏的简化。

    走营----北京土话,频繁往返的意思。此处引申为心里有事,闹得慌,也可以说闹心。

    消停----平稳、踏实的意思。

    熬头----北京土话,心里烦恼的意思。

    攒(音“cuan”)了----北京土话,形容总不运动,身体变得不舒展。

    打卦----北京土话,脑子里翻来覆去地想。

    乍么实儿----北京土话,突然大叫的意思。

    后门桥的茶馆,一品轩----老北京的一句俏皮话,后门桥是北京的地名,一品轩是茶馆的名字。

    卖山音----北京土话,显摆自己有见识。

    揿头拍子----北京土话,不懂人情世故的人。

    完菜----北京新流行语,完蛋的意思。此语是由“歇菜”、“瞎菜”等引申而来,“菜”作为后缀词语,并没有实际意义,如北京话中的“戏”作为后缀一样。

    爵儿----北京土话,职位的意思。爵,是爵位的简化,爵位,即官衔。

    框外的事----北京土话,即出格的事,带有违法乱纪的意思。

    晕菜----北京新流行语,晕了的意思,“晕菜”与“瞎菜”,“完菜”等类似。

    炸庙----北京土话,瞎咋唬的意思,含有唬人的意味。

    脏口儿----养鸟人的术语,串了杂音。‘百灵’能押口儿,即学各种声音,但忌讳学杂音,一旦‘脏口儿’,鸟儿就不值钱了。

    办----北京新流行语,把犯罪嫌疑人关押起来的意思。

    照眼儿----北京土话,斜眼瞪。

    光荣喽----北京新流行语,光荣牺牲的简化。光荣,即牺牲,也就是死。

    棒槌----北京话,蠢笨,外行的意思。

    撂高儿----北京土话,观察的意思,常与打远儿连用。

    哈着----北京土话,央求的意思。哈,有点头哈腰,巴结对方的含义。

    一个----北京新流行语,一万的别称,类似“大团结”表示十元,一张儿,表示一百元,一本,表示一千元。“一个”是一个“草字头”的简化。繁体字的方,有个草字头,故有此称。

    白案儿----厨行术语,做面食的。

    丑儿----京剧里的丑角儿。

    灯泡儿----北京土话,被人当晃子利用的人的谑称。

    上赶着----北京土话,主动的意思。

    姥姥的(的读“逮”)----北京土话,感叹词语,作惊讶状时用。如不加“的”,单说“姥姥”则是反驳词,有“胡说”、“不行”、“不干”的意思,但加上“的”的意思就变了。

    南蛮子----北方人对南方人的蔑称,但此语早过时,现一般指南方来的性情粗野的人。

    吃黑枣----挨枪子。

    套瓷----北京新流行语,套近乎的意思。

    情儿----北京新流行语,情人、情妇的简称。

    照顾主儿----生意口儿上的顾客。

    抻掇----北京土话,批评、数落的意思。

    脱----脱衣舞表演的简称。

    裹乱----北京土话,从中插入干扰的意思。

    拍三角----五六十年代,北京的青少年喜欢玩的玩艺儿,由废旧的烟盒叠成三角形状,在地上用手掮正反面,论输赢。

    上麻桌儿----指打麻将。

    门坎儿----指进入“帮派”(即黑道)的圈里。

    走了眼----即把东西看错了,北京土话,用在这里是引申,即分析问题不正确。

    撂高儿打远儿----北京土话,朝远处看。

    家雀儿----北京土话,对上岁数人的谑称。

    端----北京土话,干掉,打掉的意思。

    碎催----北京土话,指伺候人、为人奔走的人,带有贬意。

    擎小儿----北京土话,擎的本义是往上托,擎小儿就是从小的意思。

    节儿----北京土话,关键时刻,如同节骨眼儿一词。

    倒窖----北京土话,翻扯旧事,即回忆往事。

    卖葱----北京土话,装傻充愣的意思。

    套桩----北京土话,让人给盯上了。

    丢身子----属于陈旧的老北京土话,过去的人不懂性科学,以为男人跟女人发生性关系,会失去身体内的阳气,故有此说。

    走迹----北京方言,木头因风吹日晒而变形的意思,此语引申为把人看错了。北京土话中有“走板了”,跟这个词义相同。

    去的是什么什么角儿---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去是当的意思,角儿,角色,读“觉儿” 音。

    勾儿的----北京土语中一句骂人的话。

    放份儿----北京新流行语,猖狂的意思。

    板儿锹----铁锹。

    报销----北京土话,即完了,没了的意思。

    找根绳儿----上吊自杀的意思。

    硌窝儿----北京方言,指鸡蛋、鸭蛋在出窝之前受到破损。

    迟登----北京土话,犹豫的意思。

    熬可----北京土话,煎熬的意思。

    联手儿----北京土话,合伙、合作人。

    这会子(会读“悔”)----北京土话,这会子表示时间很长,即这么半天的意思。此语是京城很流行的俗语。

    童蛋子儿----童贞之意。

    正行----北京土话,调皮,没正经的意思。行,读“形”。

    王老五----单身汉的谑称。

    麻利儿----北京土话,赶快,快点的意思。此语必须加儿化韵,“利儿”读轻声。

    嘿喽儿着----让小孩骑在自己的脖子上。

    忤窝子----北京土话,生性怯懦,腼腆,胆儿小的意思。

    闪----北京新流行语,闪开,躲避,舍弃的意思。

    张八样儿----北京土话,不稳重的意思。

    错来----北京土话,其实的意思。

    老着脸----北京土话,舍脸的意思。

    不顺把----北京土话,事业上不顺利的意思。

    披虱子袄----北京土话,形容遇到了扯缠不清的麻烦事。

    二意思思----北京土话,犹豫不决,三心二意的意思。

    晕了菜----北京土话,晕眩的意思。

    见天----北京土话,天天的意思。

    轴----北京方言,指脾气执拗。

    不着三不着两----北京人常说的俗语,即没头没脑的意思。

    甩片汤话----甩闲话

    跑头子货----北京土话,不正派的女人,“跑”有私奔之意,所以这个词与男人私奔的意思。

    说话要走----说话,就是马上,很快的意思,这是北京人常用的一个口语。[5]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2-11-29
    [2]^引用日期:2012-11-29
    [3]^引用日期:2012-11-29
    [4]^引用日期:2012-11-29
    [5]^引用日期:2010-07-11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4-05-15 00:52:02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