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卓一龙

    卓一龙教授,1940年出生在上海,福建厦门人,1946年与家人移居香港,并开始接受正统钢琴教育,师事德葡籍老师凯若琳.伯菈卡 (Caroline Braga)。 因其对钢琴的敏慧与天资聪颖,八岁即获得第一奖,得以在政府举办的香港音乐艺术节中演奏巴哈作品。不过,直到十二岁移民英国,她才决定此后真正走上音乐专业这条道路。在英国,她先于威士屯博特女子学校就读,领有音乐奖学金;在获得英国音乐联合委员会 (Associated Board) 第八级的最高荣誉金牌奖后,她开始去伦敦向皇家音乐院名师哈洛德.克拉克斯通教授 (Harold Craxton) 求教。英国皇家音乐院 LRAM ARAM FRAM 荣誉、法国巴黎音院首奖得主。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卓一龙 出生日期: 1940年
    性别: 籍贯: 上海
    民族: 汉族 国籍: 中国
    毕业院校: 皇家音乐院

    目录

    简介/卓一龙 编辑

    卓一龙卓一龙

    卓一龙教授 Patsy Toh,英国皇家音乐院LRAM ARAM FRAM 荣誉、法国巴黎音院首奖得主。

    卓一龙教授,1940年出生在上海,福建厦门人,1946年与家人移居香港,并开始接受正统钢琴教育,师事德葡籍老师凯若琳.伯菈卡 (Caroline Braga)。 因其对钢琴的敏慧与天资聪颖,八岁即获得第一奖,得以在政府举办的香港音乐艺术节中演奏巴哈作品。不过,直到十二岁移民英国,她才决定此后真正走上音乐专业这条道路。在英国,她先于威士屯博特女子学校就读,领有音乐奖学金;在获得英国音乐联合委员会 (Associated Board) 第八级的最高荣誉金牌奖后,她开始去伦敦向皇家音乐院名师哈洛德.克拉克斯通教授 (Harold Craxton) 求教。

    由于获颁英国音乐联合委员会音乐奖学金,她顺利进入皇家音乐院 (Royal Academy of Music) 就读;在校期间,同时与曼纽.法朗寇 (Manuel Frankl) 学作曲,也屡屡在比赛中获胜 (如利丽安戴维斯奖,麦克法伦奖),甚而获得音乐院演奏会金牌文凭 (Recital Diploma Gold Medal),以及皇家海外联盟比赛 (Royal overseas League competition) 得主的荣誉。

    皇家音乐院毕业时,她顶著学院学人 (Fellowship) 的殊荣,继而跨洋进入巴黎音乐院 (Paris Conservatoire) 与名师伊凤.勒佛碧若 (Yvonne Lefebure) 学琴,并与贾克思.费佛瑞耶(Jacques Fevrier) 学室内乐演奏;二年后,她以最高荣誉毕业 (Premier Prix)。 陆续她曾向名钢琴艺术家阿费得.柯尔托 (Alfred Cortot) 与弥拉.海丝夫人 (Dame Myra Hess) 学习,也曾短期于美国,向另一名钢琴艺术家阿图.许纳伯 (Artur Schnabel) 之嫡传学生奥柏.车尔寇 (Aube Tzerko) 请益。

    卓一龙教授现在执教于皇家音乐院,同时也授课于两青少年音乐名校,浦赛尔与曼纽因音乐学校 (Purcell School and Yehudi Menuhin School)。她历来已教授大师班於波兰、新加坡、香港、厦门、北京、上海,旅行演出独奏与室内乐频繁,合作对象包括国人熟悉的林昭亮、胡乃元。目前她定居伦敦,是名钢琴艺术家傅聪的妻子。

    人生历程/卓一龙 编辑

    卓一龙指导学生练琴卓一龙指导学生练琴

    卓一龙1940年生于上海,属龙,所以父母亲将她取名“一龙”。她出生后不久,就回到故乡鼓浪屿。父辈都是基督教徒,左邻右舍都有钢琴声,卓一龙从小就生活在浓郁的音乐氛围之中。1946年她6岁那年,随家人迁居香港,但经常回鼓浪屿度假。一到香港,她就开始学习钢琴,启蒙老师是一位葡萄牙和德国的混血小姐。1948年,她8岁时,就获得了香港音乐竞赛头等奖,显露了她的音乐天赋。1952年,她12岁,到英国就读一所寄宿学校,这所学校的校长正是她母亲过去的老师。13岁时,她就通过了英国“联合委员会”钢琴8级考试;16岁时,获得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奖学金,进入该院学习,师从哈罗德?格拉克斯顿教授。在学习期间,她表现优异,多次获得大奖,如皇家音乐学院俱乐部奖、钢琴独奏会金奖、“皇家海外同盟奖(专为器乐演奏家颁发)等。

    在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毕业后,她又进入巴黎音乐学院师从伊凡尼?勒菲布教授深造。在此期间,她有幸让著名钢琴家阿尔弗雷德?克托听她的演奏,克托大加赞赏。须知,克托是她的老师的老师,卓一龙便获得机会在克托大师班上演奏浪漫派音乐家的作品,如萧邦、舒曼、李斯特等。于是,她获得了巴黎音乐学院钢琴演奏头等奖。

    学业有成,卓一龙回到英国,开始其演奏家生涯。他在英国各地举办钢琴演奏会,所到之处,都受到热烈欢迎。接着,她到法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丹麦、瑞典、新加坡、香港等地演出。她特别要到欧洲那些富有钢琴艺术传统、优秀钢琴家云集的城市演出,借以经受磨练,学习他人之长,提高自己的演奏水平,同时提高知名度。1969年,她到美国波士顿,师从奥伯?泽科再次深造,并同老师一道在美国工作了两年,演奏了大量室内乐作品。

    1975年,“门槛”极高的英国皇家音乐学院聘请她到校任课,英国另一所特殊音乐学校——普尔切曼音乐学校也同时聘请她任课。也是这一年,她在罗马尼亚钢琴家拉度?罗普家中,认识了著名钢琴家傅聪,不久结为莲理,并生了儿子傅凌云。谈及她与傅聪的结合,她笑笑地说:“我们之间并没有特别浪漫,我们都是弹钢琴的,音乐让我们走到一起了。”她在繁忙的工作和家务中,仍然坚持为社会演奏,并在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波兰等地开设钢琴大师班课程,并举办钢琴演奏会。目前,她是英国皇家音乐学院钢琴教授

    2001年4月,卓一龙应厦门大学艺术教育学院音乐系之邀,回到了她数十年来梦寐萦回的故乡,参加厦门大学80周年校庆学术活动。4月21日,她在厦门大学音乐系音乐厅举行钢琴独奏音乐会。她演奏了舒伯特的F小调《奏鸣曲》(D625)、贝多芬的F小调《奏鸣曲》(OP.57)以及萧邦4首G小调、降A大调《叙事曲》。那细腻而富有诗意的弹奏风格,博得全场的热烈掌声。她还具备讲座,为师生们介绍了欧洲钢琴的演奏风格。在众多古典主义音乐家的作品中,卓一龙最喜爱萧邦的乐曲,对其作品有深入的研究和深刻的理解。所以,通过她精湛的演奏技巧,诠释出来的意境,往往令人心旷神怡,浮想联翩。她在英国录制出版的萧邦音乐作品CD,包括24首前奏曲、《华尔兹》及《船歌》。这套CD是欣赏和理解萧邦作品的经典之作。

    2002年5月,她再次回到故乡,参加第二届中国音乐《金钟奖》暨鼓浪屿(国际)钢琴艺术节。她与陈佐湟和厦门爱乐乐团合作演出徐振民创作的钢琴协奏曲《我爱鼓浪屿》。在宽广、明亮的引子之后,《鼓浪屿之波》的旋律从卓一龙手下的黑白琴键中轻轻流淌而出。慢慢地,钢琴以上下翻滚的波浪式音型衬托着,旋律一层层地向前推进,越来越宽广,迸发出对美丽的故乡无比热爱和衷心赞美之情。

    音乐会之后,她在亲戚朋友们的陪同下,在鼓浪屿的小巷里徜徉着,将留在脑海里的儿时往事,淘出来与面前的景象比对、思考。她说着洋腔闽南话,发音缓慢,柔软清晰,态度和蔼可亲,善良宽容,绝无“大腕”的架子,却有一颗炽热的中国心。她说,鼓浪屿举办这样的艺术节很有必要,很有意义,能够给年轻人提供展示才华的平台;希望年轻人要沉得住气,别急于获奖赚钱,而下苦功夫学习。她也建议其他地方多多举办这种艺术节,为年轻人提供更多的机会。

    2005年12月间,卓一龙应邀到上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开设钢琴大师班,讲学并指导学生更好地掌握钢琴技巧。在5名钢琴专业的学生演奏了《勃拉姆斯间奏曲作品118》等5首钢琴曲目后,卓一龙教授对学生们的钢琴演奏技巧和情绪处理一一进行了指导,并亲自进行示范演奏。她充分肯定和赞扬学生的钢琴演奏水平和学院的钢琴教学成果,也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

    平静的日常生活/卓一龙 编辑

    傅聪于20世纪50年代离开波兰后,就一直定居在英国伦敦。在那里他过着一种安静而又平淡的生活。在国际音乐界驰名的调律师黄三元先生,前不久曾应傅聪夫妇之邀,专程去给

    他们家中的4台钢琴调音。黄先生向记者介绍了傅聪现在的日常生活。

    傅聪的家是一幢五层的别墅。他的钢琴分别摆放在一层、三层的大厅和花园琴房里,都是很高档的德国琴。其中有三台斯坦威,另有一台贝斯坦,这台琴是傅聪的至爱,搬运回家时颇费周折,最后是用吊车吊人三层的。

    傅聪每天的生活是这样安排的:一早起来听听音乐。然后在各种资讯中了解国际形势,与朋友通电话、读书。中午随便吃点东西,然后就上楼练琴。随身带一只苹果,直练到晚上

    天完全黑了才下来。傅聪每天的练琴时间都在8小时至10小时,除非在旅行的途中。譬如这次到西安,首日因白天乘飞机,到达后非常疲倦而未动琴。傅聪在西安几日,也仅这一日未练琴。这样的苛刻和严谨,源于他无法离开音乐,无法在没有弹琴的日子里苟活。

    傅聪在家书中时常提及的弥拉,即梅纽因的女儿,是傅聪的前妻。因为傅聪总是身不由己地沉浸在音乐里而顾不得妻子,这必然使一位爱他胜于爱——切的女人不能接受。后来两人于20世纪70年代友好分手。傅聪现在的妻子叫卓一龙,两人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结为连理。卓一龙是厦门鼓浪屿人,6岁去香港求学,并在香港考入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后留校任教,现为钢琴系教授,是海外华人进入英国最高音乐学府担任教授第一人。婚后两人琴瑟相和,生活平静愉悦。

    傅聪有两个儿子,大儿子38岁,系弥拉所生,现在一个国际基金会工作。据黄先生形容,他长相非常英俊,乍看之下,像是好莱坞演员。傅聪与卓一龙所生的儿子今年25岁,系在读哲学博士,是本专业出类拔萃的人才。[1]

    开办大师班/卓一龙 编辑

    2002年05月13日上午,在厦门音乐学校钢琴大师班上,著名钢琴家卓一龙在给一名陈姓学生指点时,非常“固执”地让这名学生用左手弹奏同一乐谱达6分多钟。按照正常的弹奏速度,6分钟可以弹完一段小的乐章。“孩子,今后学弹钢琴,在处理强音和弱音的关系时一定要把握好左手的弹奏。”

    在听了陈同学弹奏一小段贝多芬奏鸣曲后,卓一龙敏锐地发现,这位学生左胳膊显得有点僵硬,左手处理弱音时很重。“等等,你用左手再弹几遍,”弹完后,卓一龙对她轻语了几句,然后自己示范性地弹了一遍。陈同学跟着再弹了一次,卓一龙仍然不满意。于是卓一龙让她单独用左手反复弹奏了6分多钟。

    听众席上有人低声议论。钢琴老师陈开永说:“孩子开始学钢琴时,老师就要注意加强对孩子左右手指法的平衡训练,显然这个孩子在最开始学习过程中就犯了一些错误,没有及时得到纠正。”记者前面的一位女老师说:“由于右手更多地承担着乐曲主旋律的弹奏,所以很多初学者更多的是加强对右手的训练,左手弹奏的大部分是弱音部分,是乐曲的附属部分,一些要求不是很严格的老师对初学者左手弹奏弱音等细节问题就没有很好地重视。”

    看到陈同学有点紧张,卓一龙让她停下来,“你今后训练时,要把握左手的弹奏,不能粘粘糊糊,左手更多接触的是弱音,在弹奏时要充满感觉和大胆想象,哪怕是错误的感觉和想象,也比没有感觉的麻木要好。”

    授完课后,卓一龙告诉记者,像这种左右手指法训练不平衡在国内外有一定的普遍性,她耸耸肩笑着说,要成为一个好的钢琴演奏家,必须把握好左手的弹奏,“左手的弹奏和右手的弹奏一样重要,它就像人的两只耳朵,一只不行会影响对音乐的完美感受。”[2]

    灵魂在磨炼中完美/卓一龙 编辑

    上月,气质如兰、温润似玉的傅聪使西安曲江宾馆的一架斯坦威钢琴唱歌了。演出之地本不是按照声学原理建造的正规音乐厅,但68岁的傅聪的到来却使这里变成了艺术的殿堂。经过两天多的执著努力,我得到了一个宝贵的机会,聆听傅聪用语言表达他的世界。

    问:诺贝尔文学奖得1:赫尔曼·赫兹称;您是“肖邦作品真,卜的诠释者”,您也曾说“肖邦奸像是我的命运”,请问您怎样理解肖邦?

    傅聪: 肖邦是空前绝后的天才之一。他是火熟的或冰冷的,而不是温暖的。肖邦的音乐是有我之境,而无我之境是德彪西,这就好比词中之李后主与王维、陶渊明的区别。肖邦作品中的每个音符都是推敲又推敲,但却那么激情,我认为没有人比肖邦更激情。我天生的气质,就好像肖邦就是我,我弹他的音乐,就像很自然地在说我自己的话。每天弹奏肖邦的作品时,我都能发现新的东西,我希望我现在认识到的肖邦要深一点,全面一点。

    问:在坎坷艰辛的人生际遇中,您是怎样做到矢志不渝地追求音乐的?

    傅聪:中国古代有这样的话:“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很多人可以做到,贫贱不能移就比较难了,富贵不能淫这个关,世界上大部分人都过不去。在这一点上,我得感谢我的父亲。他给了我根深蒂固的教诲,他是我以身作则的榜样。你知道吗,我从小看着的,他一辈子就这么过来的。

    每天练琴8至10小时

    问:听您的音乐会时,我仿佛看着—个人如何将有形之躯融入无形之音乐,而现在我又耳闻目睹了音乐给您物质形态生命带来的苦难。您每天练琴8小时,手都弹坏了,而且有严重的痔疮。

    傅聪:不。音乐带给我的是大快乐,在这样的快乐中,身体的病痛微不足道,而且我觉不到它的苦,因为那种来自音乐的快乐实在太巨大了。

    问:生命短暂,时光匆促,人愈是有所追求愈是珍惜时间,愈发觉得日子如风,瞬间即逝,您对此感受一定更深刻吧?

    傅聪:是啊,生命太短暂了。我愿意把自己献给音乐,所以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做与音乐相关的事情。我不愿过多地在公众场合露面,现在,就在我们谈话的过程中,我这么滔滔不绝,时光就那么一去不复返了。所以,对时间,我不是珍惜,而是吝啬。我每天练琴8个小时,那是因为伟大的音乐仿佛造化,无穷无尽,永远有新天地、新境界,等待着我的发现。

    问:今晚东道主尽地主之谊请您吃饭,我听说您建议只吃一碗面条,为什么?

    傅聪:请原谅,说句实话,每次回国,我都厌烦宴会。为了推辞,有一次我曾经请求我的好友马育弟撒谎,说我父亲的朋友在他家等着见我。我逃出饭店后,我们俩去吃了葱油饼。饭局太令人恐怖,浪费时间,浪费物资。这样怎么能对得起那些辛苦劳作或者还吃不饱饭的人。我搞不清哪里来的这么多东西可以浪费,这个谜太大了。

    灵魂在磨砺中完美

    问:我认为您有着中国古代文人的那种沉静从容,但我总觉得这背后涌动着深深的不平静的情绪,您的朋友马育弟说您一生都从来没有平静过,是这样吗?

    傅聪:(长久的沉默不语,似乎在努力抑制内心的波澜。)不能说我的天性中没有平静的成分,其实我的天性中有很多平静的东西,很多平静的时刻。正是这个救了我,使我还能够活下来。可是这世界上的事很难让人平静。假如一个人真是还维持着一颗真正的平常心的话,不可能不为现在世界上许多不公平的、特别是可怕的事情而痛心。我要说的是,我的这种不平静与我个人毫无关系,这是一个人对整个世界、人类和他的祖国的关心。

    问:许多世界知名指挥、钢琴家称赞年轻的郎朗是“钢琴天才”,您怎么看?

    傅聪:我非常喜欢郎朗。他的手部条件极好,摸起来软得像棉花像豆腐一样。我听过他的音乐会,的确了不起,这是他完全应该得到的成功。我们都承认他的天才,他的极为丰富的想象力。而且是中国人特有的。这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得到的,因为那源自他的内心。我记得他弹柴科夫斯基协奏曲的第二乐章,纯粹像孙悟空变戏法一样,那种聪明和调皮,哇,简直有意思到极点。

    问:有媒体批评郎朗演奏时夸张得不知所以的表情,对此您有何看法?

    傅聪:他弹奏得好极了,但他的表演的确令人无法忍受。比如海顿,那是充满幽默天真可爱的灵性音乐。郎朗演奏时,经常让人觉得他弹得是好,但弹得好像不是海顿,有些地方他微微一笑,或者轻声叹息,曲终了,他仍然要眼望远方好久好久,让观众莫名其妙。他的这些夸张表演,有意无意地破坏了音乐。还是应该让音乐自己采说话嘛。

    问:您对李云迪怎么看?

    傅聪:李云迪没有郎朗的天才,但他很勤奋很刻苦。我听说他染了红头发,别人也向我证实了此事。这也许和唱片公司的宣传有关,但我觉得他不应当这样做。这是个品位问题。“思古人,思今人,思古人之造化”,在世俗面前,艺术家一定要有自己的人格和人性。[3]

    举办艺术节意义/卓一龙 编辑

    谈到举办艺术节,卓一龙女士认为,举办这样的艺术节很不容易,很有意义,也很有必要,它能够为年轻人提供更多的展示自己才能的机会。她一方面希望年轻人要沉得住气,别急于获奖挣钱;另一方面也希望别的地方也举办音乐会,为年轻人多提供一些表现才艺和相互交流的机会。

    评价/卓一龙 编辑

    像绝大多数艺术家一样,卓一龙女士也有一种令人一见倾心的从容淡定的气质。由于常年旅居英国,她的普通话带着一股“洋味”,但发音缓慢柔软清晰,对于记者的冒昧打扰,她和善宽容,毫无“大腕”的架子。[4]

    卓一龙在指导学生练琴卓一龙在指导学生练琴

    卓一龙女士是故乡鼓浪屿值得自豪的女钢琴家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4-05
    [2]^引用日期:2010-04-05
    [3]^引用日期:2010-04-05
    [4]^引用日期:2010-04-05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0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5-23 11:25:36

    人物关系

    编辑

    卓一龙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