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南勇

    南勇,原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1997年9月调入中国足协工作,先后担任专职副主席、司库等职。2001年作为代表团团长率中国足球队参加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并冲击世界杯成功。南勇凭借出色的业务能力在中国足协方面饱受赞誉,被认为管理能力出色,做事公正。2010年3月1日,因操纵足球比赛涉嫌收受贿赂,经检察机关批准,被依法逮捕,其涉案金额数字达到了200万左右。2012年6月13日,因犯受贿罪被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20万人民币 。 南勇被判刑后,在司法部燕城监狱服刑。2014年11月13日,刑罚执行机关以罪犯南勇获得7次表扬为由,建议将其刑期减去一年,公示期间,无异议。 2014年12月9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对南勇减去一年有期徒刑。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南勇 外文名: Nan Yong
    出生地: 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 民族: 朝鲜族
    国籍: 中国 毕业院校: 沈阳体育学院
    籍贯: 吉林延边

    目录

    工作经历/南勇 编辑

    1997年9月调入中国足协工作,先后担任专职副主席、司库等职。2001年作为代表团团长率中国足球队参加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并冲击世界杯成功。

    南勇 南勇

    2002年继续作为代表团团长率中国足球队参加2002年韩日世界杯。

    2005年3月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党委书记(正司级)、副主任。

    2005年至2009年初,任足协党组书记、副主任、中超委员会主任。

    2009年1月,始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党委书记。 中国足球协会副主席,党组书记。

    2010年1月15日,南勇被公安部8.25反赌专案组带走协助调查,至今未在公共场合露面。

    2010年1月22日,南勇被免职,由韦迪担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兼党委书记。

    2010年1月22日,上午9时30分,中国足协举行全体会议;会上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崔大林代表总局党组宣布韦迪担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兼党委书记,同时免去南勇、杨一民二人的一切职务。

    2010年1月27日,前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杨一民等因涉嫌足球赌博,操纵比赛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2010年3月1日, 前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杨一民,裁判委员会原主任张建强因操纵足球比赛涉嫌收受贿赂,经检察机关批准,被依法逮捕。

    解决危机/南勇 编辑

    国安退赛

    化解2000年国安退赛

    提到南勇就不能不提他特有的刚毅和沉着,接近12年的足协工作历程,南勇经历过种种危急时刻。他似乎是专门为了化解这些危机而来到足协,在危急时刻他总是站在最前线。

    南勇 南勇

    最近一次面临危机是在他代理朝政期间,有朝鲜族坚毅性格的南勇,面对光谷的退赛、国安的叫嚣、辽宁提出的取消降级   ,并没有选择妥协和让步,而是坚持了原则。

    其实这已经不是南勇第一次面临退赛风波,2000年4月30日甲A联赛第8轮,延边敖东队和北京国安队比赛上半场第21分钟,国安队员王涛(小)与敖东队队员张庆华在中场附近争抢高球,张庆华突然抱头倒地,主裁判张业端向王涛掏出了红牌。5月11日,中国足协裁委会认定,张业端判罚正确,而且王涛的肘击动作性质恶劣,对王涛处以停赛2场、罚款3000元的处罚。5月11日,得知处罚结果的国安俱乐部副董事长李士林当即表示国安受到不公正待遇,并以退赛相威胁,要求足协撤回处罚决定。

    接到国安俱乐部就王涛处罚的异议后,中国足协研究后决定“维持原判”,尽管5月16日下午国安俱乐部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声称中国足协不改变对王涛(小)处罚将退出中国足球,但是当晚中国足协还是书面通知国安俱乐部“维持原判”的决定。5月17日,中信董事长兼国安俱乐部董事长王军出面,宣布国安不退出足坛,相反还会加大投入。王军的声明,结束了国安俱乐部的首次“退出”风波。

    武汉退赛

    决策失误,导致武汉光谷退赛

    尽管武汉的退出让南勇感到有些遗憾,但是这丝毫不会改变他在这件事情上“强硬”的态度。

    南勇 南勇

    对于南勇来说,在他代理掌门人期间,国家队“西线无战事”,职业联赛按部就班都到了下半程的收尾阶段,南勇的代理执政期似乎将会很无味。谁也不会想到北京国安在国庆期间没有闲着,由于北京国安与武汉光谷队的比赛中路姜和李玮锋发生冲突,导致路姜被红牌罚下,赛后国安威逼足协如果不处罚李玮锋就退赛,足协最终妥协,处罚李玮锋停赛八场。武汉俱乐部对于这样的结果难以接受,特别是在武汉队保级前景不妙的情况下,这样的处罚无疑是在逼迫自己降级。因此,武汉方面要求足协更改处罚场次,否则,他们将采取“极端措施”。接替谢亚龙临时主持中国足协工作的南勇,对整个事件的处理存在不妥之处,甚至间接导致了武汉队最终退出。

    10月2日凌晨,武汉俱乐部召开董事会,决定在10月3日正式宣布“退出中超”,不再参加10月3日主场和辽宁队的中超联赛。即便如此,闻听消息的南勇也没有给予武汉俱乐部足够的重视。直到10月3日上午10点30分,武汉俱乐部正式宣布退出中超,   南勇依然没有拿出一个很高的姿态,或者亲自到武汉,或者派一名副主席级人物到武汉斡旋。南勇和中国足协派出的最高代表,是联赛部的一名工作人员。武汉俱乐部的人士愤怒了,他们对南勇的做法失望至极。

    2008年9月30日,武汉光谷俱乐部的总经理徐志强曾经带着李玮锋匆匆赶到北京,在首都机场守候2个小时封堵从日本返回的南勇。最终和南勇以及联赛部主任马成全等人坐在了中国足协的会议室。徐志强代表俱乐部抛出所能承受的底线:中国足协改罚李玮锋停赛3场,否则就立即退出。南勇坚持了中国足协的原则,称纪律委员会根据规定作出的处罚,没有什么更改的余地,纪律委员会不存在过错。站在业务的角度,南勇的强硬立场是可能对的,但在斡旋俱乐部方面,南勇产生了偏差。最大的错误,就是南勇没有亲自去武汉,或者派一名副主席代表自己和足协到武汉进行斡旋。

    原则没有错误,姿态上出现了严重失误。南勇或许也没有想到,正是因为自己在姿态上的缺失,不仅浇灭了武汉光谷留在中超的最后一丝希望,还导致整个中超联赛蒙受重大损失。因为武汉光谷的退出,中超在经济方面的直接损失高达2000万。这件事情的处理上,表面上中国足协获得了胜利。其实,对于中国足球来说,这是典型的双败。  

    近些年来,中超联赛乃至中国足球界发生的怪事大多与中国足协非透明的“以暴制暴”有关。任何一个问题都有其解决方式,但任何一个问题如果以不透明的方式解决都可能引起强烈的猜疑和质问。以简单、粗暴、非透明代替程序、秩序,掌握各种权力很难受到制约的中国足协在其管理过程中基本无视俱乐部、球员、球迷等有关方面的呼声和要求,最终弄得怨声载道,中国足球江河日下,而且很难知道这种愈演愈烈的情况何时才能结束。  

    击破G7

    进谏阎世铎击破G7联盟

    2000年首次以退赛威胁未果,时隔四年后,国安再次向足协发难,而这次的依旧是南勇站在了最前面。

    南勇 南勇

    2004年10月,北京国安上演中国职业足坛的首次“罢赛风波”。随后,国安联手实德、青岛、辽足等多加俱乐部,组成G7联盟,与中国足协对立起来,并一度要推翻足协的联赛,建立自己掌控的联赛。这就是中国足球历史上著名的“七君子革命”。这也是中国足协组建职业联赛以来面临最大的一次危机。

    当时身为中国足协掌门人的阎世铎面对G7联盟的挑衅苦不堪言,无计可施,而G7联盟气焰也越来越嚣张。又一次是南勇站了出来,他大胆进谏阎世铎,提议联手地方体育局报批总局,用强硬的手腕将G7联盟打回原形。

    由于已经和地方体育局提前打好招呼,在随后召开的投资人会上,足协副主席阎世铎底气十足,对G7联盟的卑劣行径进行了痛斥。而这次事件的最终胜利者依旧是中国足协,南勇在期间扮演了关键角色,他在为难之时建议阎世铎要联合地方体育局也成为整个事件的转折点,而南勇的铁血手腕在此之后也逐渐被各俱乐部知晓,以至于无论在后来出现怎样的纠纷,只要南勇出面都会最终化解。

    央视转播

    打破央视转播坚冰

    2009年中超峰会会后,中超公司工作人员便兴高采烈的告诉媒体,央视将恢复对09年中超的转播。结束央视长达半年的封杀,这也是南勇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实。2008年,由于中国足球各大战线的惨不忍睹   ,中超赛场场上场下的暴力不断   ,央视高层做出决定,对余下来的数轮联赛进行停播,而09年的中超联赛是否会持续停播也没有给出明确说法。央视封杀中超对于中国足球的损失有多大,南勇心里很清楚。

    南勇 南勇

    2009年他首先要解决的便是让中超比赛能够再次出现在电视上,呈现在更多球迷的面前。央视作为国家电视台,影响力无人可及。终于,南勇与央视体育中心主任江和平坐到了一起,据悉足协这次与央视体育中心之间的这次会谈,气氛相当不错,双方均着眼于中国足球的长远发展,希望一起在这个时候为低谷中的中国足球“推”一把。最终,央视决定全面恢复转播中国足球。

    当时身为足协掌门人的南勇并没有死要面子,而是亲身前往央视公关。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眼光长远,颇具大将风范。

    美元赞助

    获1500万美元赞助

    不仅仅在电视转播上搞定了央视,南勇刚刚上任就给足协带来了2亿美元的大合同。中超峰会后便传出了耐克09年赞助1500万美金的消息,在全球经历经济寒冬之时,足协能够收获这样的赞助对于中国足球的发展至关重要。

    南勇 南勇

    据悉,耐克方面希望与中国足协签下一份最少5年,最长可达10年的“大合同”:每年赞助的装备和现金总值在1500万美元的基础上,以每年10%的增幅递增,如果这份合同达到十年,到2018年可达到3000万美元。以2009年为例,统一签约耐克的12家俱乐部每家将得到500万人民币的装备和150万人民币的现金。

    南勇在这件事情上居功至伟,由于2008年中国足球的急速坠落,最大的赞助商盈方也开始叛逃,这让南勇最深刻的感受到了经济危机的寒冷。上任后,足协的商务开发工作也成为南勇工作的重点。因为耐克是中超的长期合作伙伴,有一种说法是,这份合同就是冲着南勇来的。

    青少年足球

    大力发展青少年足球

    除了解决足球之外的难题,在中国足球本身如何动手术也一直困扰着南勇。从年前与国家体育总局领导崔大林在地方对青少年足球运动员的培训调研中能够开出,南勇对于青少年培养在中国足球发展中的巨大作用有了非常清楚的认识。

    “中国足球的当务之急,是要加大力度推动青少年足球的发展,完善后备力量培养体系。中国足协将会陆续出台一些举措和奖励手段,以提高足球在青少年中的普及。”这是南勇在上任后对青少年足球推广的重要认识。

    中国足协从来没有忘记青少年足球事业的发展和推动,但是往往都是虎头蛇尾,取得的进展不是很理想,南勇也深知,他认为青少年足球的开展是中国足球的长久之计。

    人物评价/南勇 编辑

    坚强:十强赛最后一场病倒在医院内,胃部出血南勇身上充满了男人的刚毅,这让他在工作中更多时候以铁腕治军。尽管南勇习惯面带微笑的与人沟通,但是如果南勇严肃起来,不禁让人胆寒。拥有铁血精神的南勇骨子里便透出男人的坚强。2001年十强赛,客场同乌兹别克斯坦赛前,南勇身体不适,球队已经获得出线,南勇完全可以留在国内治病,但是他却毅然决定随队出征。赛后,南勇住进了医院,医护人员对于南勇的敬业精神也深感钦佩。 从此“铁血南勇”的名号也开始传开,作为一个领导者,南勇和此前的领导人截然不同,因为南勇有着足够的血性,在足球的战场上这种精神总是给人鼓舞,让人充满力量。

    柔情:不忘昔日速滑教练师恩连年探望

    南勇从来不懂什么是软弱,对待大腕他从不溺爱。无论是球星、球霸,只要违反了纪律,只要南勇在都逃不了严惩。让人想不到的是,如此强硬性格的南勇骨子里却饱含温情。

    王东林曾是图们市业余体校任速滑教练,也是在他的指导下,南勇正式开始了正规的速滑训练。每每谈到南勇,王东林总是不吝赞美,他觉得南勇从小就展现出了领导者的才华。“我虽然不是他的启蒙教练,但是他对我的感情很深。每次回到延边,他都会来看我。”

    南勇很重视感情,尽管离开延边后很少回去,但是只要回到延边就一定会去亲自看望老师。2008年5月南勇随同宋庆龄基金会一起来到延边为宋庆龄足校捐赠,尽管日程很紧,他还是抽空探望了恩师王东林。

    人物轶事/南勇 编辑

    米卢带领国家队期间,最忌惮的就是南勇。2000年南勇签下了世界著名教练米卢,中国足球渴望这位神奇教练能够带领中国队闯进世界杯。2001年米卢私自去阿根廷看世青赛,南勇要求米卢带着辞职报告到足协。十强赛客场挑战卡塔尔队时,米卢想搬到没有队员居住的一个楼层,南勇的回答是“如果他要换房,让他拿着辞职报告来见我”。经过了几次交锋,米卢彻底地败下阵来,这也才有了后来中国足球进军世界杯的盛世局面。

    后来脾气火爆的杜伊成为中国国奥队的主帅,敢公然对谢亚龙发飙,但是他承认在中国他最怕的就是南勇。在杜伊执教国奥队时,南勇在处理崔鹏等球员违纪时的纪律严明,让杜伊有所忌惮。当时,杜伊有很多方面做得不好,而南勇不多的话语每次都能切中要害。

    中国足协原副主席南勇、杨一民,裁判委员会原主任张健强因操纵足球比赛涉嫌收受贿赂,经检察机关批准,予以依法逮捕。对于这样的消息并不意外,关于三人的问题也成为接下来的焦点,其中南勇问题最大,南勇控制比赛的手段被“曝光”,更有南勇的问题已经超乎了足球圈。

    从南勇等人接受调查开始到3月1日公安部最后一次证实“依法刑事拘留”已经过去了35天。在这一个多月来的时间里,南勇、杨一民和张建强交代了很多问题,其中包括操纵足球比赛,公安部门的调查不仅取得实质性突破,而且警方掌握了新的假球案。

    有消息称,“足协官员要想操控比赛结果,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在一些场次安排他们的嫡系裁判。一些俱乐部给足协交钱,足协会在关键场次把和该俱乐部关系好的裁判安排进去,那样就是帮了俱乐部的忙。如果有问题,那是裁判的能力问题,和足协没有关系。这样是最稳妥的办法。 ”

    比赛就是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被南勇等人控制,以南勇这样的级别官员身上携带超过600万元的银行卡,这就证明这中间的问题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除了控制足球比赛还可能有更大的“意外”出现。

    受贿案件/南勇 编辑

    案件调查

    南勇案关系图谱 南勇案关系图谱

    经过近3个月的侦查和补充侦查,公安机关已经完成了相关涉案人员的调查,陆续开始向检察机关提交相关证据和主要犯罪事实。由于涉案程度不一,牵涉面也比较广,给补充侦查带来了很大困难,其中最艰难的是南勇等前足协官员涉案的证据提取等。3月底,韦迪就曾经透露公安机关对南勇等人的调查已经结束,案件进入司法程序。一个月过去,所有的材料都已经送到检察院进行相关工作,法庭审理的条件已经具备。“原来说是本月初开庭,现在可能会稍微推迟一点,具体的时间还没有通知下来。所有的程序都已经走完了,这个月应该开庭”,相关涉案人员的亲属透露说。虽然假球案属于经济类案件,但影响大,属于公安部督办案件,检察机关还没有明确通知涉案人员的律师和亲属更具体的时间。不过,据悉,由于整个案件都由辽宁省公安厅负责侦查,最终的审理也将在沈阳完成,其中包括南勇等前足协官员。现在外界最关注的是南勇等足协官员涉及的案情。自从被逮捕后,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这些人员的涉案情况以及金额。从目前情况看,南勇等足协官员将可能以国家公务人员受贿被提起公诉,如果是这样,南勇等足协官员将面临最高到死刑的刑罚,可以肯定的是,南勇将成为假球案件中判决最重的人。

    根据最新消息披露,南勇被查实的受贿金额已达到100万元,而随着案件的逐步深入,数字还会有进一步的变化。目前警方正在检察机关的指导下开始对证据进行固定。

    南勇目前已在狱中交待了一些罪证,但是由于涉案人员比较多情节复杂,所以还无法进入庭审程序。

    案件定性

    2010年8月,从铁岭检察院传来消息,南勇和杨一民的案件,性质基本明确:属于国家公职人员受贿。此前,外界曾经认为南勇的“双重身份”(足协为民间行业协会组织,足管中心为政府行政机构),会帮助他减轻刑责。现在,案件性质已经明了——南勇作为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党委书记、主任,属于正厅级干部,是名副其实的“国家公职人员”。5月份以来,辽宁铁岭检察院反贪局的工作人员,频繁到北京公干。他们的身影,多次出现在位于东玖大厦的中国足协办公地点。很多人都以为,铁岭检察院是在为公诉做准备,但实际上,按照职责范围,检察院反贪局专门负责国家公职人员受贿罪案件。据悉,铁岭检察院多次到中国足协相关部门调查取证,具体对象为南勇和杨一民。

    近日,辽宁司法界人士明确表示,如果铁岭检察院到足协调查取证不是为了公诉,而是侦办具体案件,则涉及对象必定是“国家公职人员受贿”。因此,混沌了数月的“南杨案”性质基本明了,今后被提起公诉的时候,他们涉嫌的罪名将是“国家公职人员受贿罪”。据悉,北京、上海、辽宁等多个省市的法律界人士,此前都听到了相关信息——南勇等人属于国家体育总局的厅局级干部,案件归属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检指定辽宁省高检办理,辽宁省高检指定铁岭市检察院负责具体案件。

    案件性质明确之后,另一个焦点,便是涉嫌受贿罪的严重性。根据我国新刑法中的相关规定,受贿罪没有独立的刑罚方式,其刑罚种类和量刑幅度,比照贪污罪处置,个人受贿十万元以上“情节特别严重的”可适用死刑。在《刑法》规定中,关于贪污罪的量刑标准,根据情节轻重分为以下几个等级:贪污不满五千元、五千以上不满五万、五万以上不满十万、十万以上。其中,十万元以上就属于金额特别巨大。《刑法》第383条规定:“个人贪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知情人士透露,南勇被抓之后,在最初的阶段,他并没有“开口”。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形势发生变化,南勇和其他人一样也有了“立功”表现。国家体育总局相关领导曾经公开表示:“‘里面’的人交代了很多。”据了解,南勇也是交代问题较多的人员之一。倘若最终的结果确实如此,加上其他因素,在不被定性为“特别严重”的前提下,南勇肯定会远离“死刑”。

    目前,法律界人士普遍推测,南勇可能会被判10年以上。至于最终量刑,因为没有明确的法律细则,只能等待正式的审判结果。  

    案件公诉

    中央纪委驻国家体育总局纪检组副组长、   监察局局长施泽华昨日出现在了香河基地内,并参加了足协召开的赛风赛纪会议。接受媒体采访时,施泽华表示南勇、杨一民、谢亚龙等人的案件即将进入公诉阶段。

    “从有关部门了解到,南勇、杨一民、谢亚龙等人的案件即将进入公诉阶段。”施泽华表示,这并不意味着足坛反腐败工作就此结束,“中国足球乃至整个中国体坛的反腐还是一项长期和常态化的工作。”不过至于南勇等人的案件什么时候审理完毕,施泽华也并不清楚,他表示自己也在等待相关部门的确切消息。因为一旦这些人最终结案,那么足协也将召开足代会。

    施泽华表示,足协此次召开的赛风赛纪大会很重要,“足球行业出现的问题反映出整个体育行业在行风建设方面暴露出的问题,应深刻汲取足球行业的教训,严格执行赛风赛纪和反兴奋剂的有关规定。”

    受贿金额

    2010年8月的时候,南勇的涉案金额在100万元人民币左右。但今年有报道指出,南勇涉案金额数字竟然达到了200万左右,杨一民的涉案金额甚至超出了南勇。这意味着,在这7个多月的时间里,专案组又查实了南勇100万的受贿。但不管是100万还是200万,根据《刑法》,只要是国家公职人员受贿超过十万,那么将肯定会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或无期徒刑!  

    受贿判刑

    备受关注的原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因犯受贿罪,13日上午被辽宁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据悉,南勇将与辩护律师商量后,再决定是否上诉。

    南勇今年50岁,吉林延边人。因涉嫌操纵足球比赛等因而从中收受贿赂,于2010年3月被辽宁检察机关批准逮捕。今年4月25日,铁岭中院对其开庭审理,庭审超过了8个小时。

    记者注意到,6月13日上午,南勇于8时25分被带入铁岭中院的第21法庭,这一法庭也正是当初其接受庭审的法庭。9时宣判正式开始,9时30分宣判结束。

    南勇 南勇

    法院在判决书中认定,自1999年至2009年间,南勇利用担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党委书记、副主任、主任等职务便利的机会,更多地涉及俱乐部升降级、裁判安排“关照”比赛、运动员出国深造、教练员工作便利等事宜,从中大肆收受相关人员所送的钱财或名表、贵重物品等。10余年间,其共计收受他人财物合计119万元,涉嫌的受贿犯罪事实17笔,平均单笔受贿8万余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南勇的行为,已经构成受贿罪,且所涉犯罪数额巨大。但鉴于其有悔罪且认罪态度较好等表现,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一审宣判后,南勇案件的辩护人之一——北京新太阳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晓洋在走出法院大门外称,南勇当庭没有表示是否上诉,将会与两位辩护人共同商量后,再作决定   。

    减刑案审理

    2014年12月9日下午,二中院将在司法部燕城监狱开庭审理中国足协原副主席南勇减刑一案。二中院经审理认为,罪犯南勇在刑罚执行期间确有悔改表现,符合法定减刑条件,可予减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八条、第七十九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对罪犯南勇减去一年有期徒刑。    

    显示方式:分类详情 | 分类树

    少数民族分类树

    我要提建议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少数民族指得是多民族国家中人数最多的民族以外的民族。新中国成立后,通过识别并经中央政府确认的民族共有56个。由于汉族以外的55个民族相对汉族人口较少,习惯上被称为“少数民族”, 如壮、蒙古、回、藏、维吾尔、哈萨克、苗、彝、布依、朝鲜、满等民族。

    共有18个词条

    相关文献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30 11:28:38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