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哈尼族

    哈尼族,中国少数民族之一,是中国的一个古老的民族。 我国哈尼族总人口有1660932人(2010年),居于云南的有1 629 508人,绝大部分集中分布于云南南部元江(红河)、澜沧江两江的中间地带。哈尼族分布区域,处于汉、彝、白、傣、拉祜等民族分布地的中间地带,并有苗、瑶、回、壮等族分布其间。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是哈尼族人口最集中的地区,普洱市的墨江哈尼族自治县、宁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澜沧拉祜族自治县、镇沅彝族哈尼族拉祜族自治县等有较多分布。此外,在峨山彝族自治县、建水县、景东彝族自治县、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等也有少量分布。哈尼语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彝语支,与纳西族相似。现代哈尼族使用新创制的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拼音文字。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哈尼族 外文名称: Hani minority
    别名: 阿卡族 分布地区: 中国云南,缅甸、缅甸等北部山区
    语言: 哈尼语 宗教信仰: 多神和崇拜祖先
    文字: 拼音文字 人口: 163.0万人(2010年人口普查)
    代表人物: 田四浪 民族节日: 六月年 耶苦扎 扎勒特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 冰壶秋水正文内容精炼,可读性强;语言风格严谨,表述准确。

    目录

    民族简介/哈尼族 编辑

    哈尼族哈尼族
    哈尼族,中国少数民族之一,是中国的一个古老的民族。哈尼族见于汉文史籍的名称,有“和夷(蛮)”、“和泥”、“窝泥”、“阿泥”、“哈泥”等。自称多达30余种,如“哈尼”、“僾尼”、“碧约”、“卡多”、“豪尼”、“白宏”、“布都”、“多尼”、“叶车”、“阿木”等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经本民族商定,以“哈尼”为统一的族称。

    哈尼族(越南语:NgườiHàNhì)也是越南54个民族之一,人口17,535(1999年普查)。

    哈尼人的一支阿卡人(又称为雅尼人,阿卡的语义即是奴隶),在缅甸、老挝、泰国都有分布,缅甸、老挝称其为高族(缅甸语委转写:kau)。[1]

    民族历史/哈尼族 编辑

    民族起源

    民族学和历史学界大致有四种观点:

    1、东来说

    东来说以滇南地区部分哈尼族采用父子连名谱系追根溯源到南京应天府柳树湾,或山西河南、江西、贵州等地,并以此为依据,认为哈尼族与汉族的渊源同出一辙。

    2、两向族源多种文化融合说

    该学说认为今天从事山居农耕的哈尼族是“由青藏高原南下的北方游牧部落与云南高原北上的南方稻作民族——夷越融合而成的新型稻作农耕民族”。就族源论,“当是双向的、复合的,即南方土著民族与北方游牧民族的交汇与融合”。就文化论,是一种“南方夷越海滨文化与北方游牧部落的高原文化的化合体。”

    3、红河两岸土著说

    红河两岸土著说以出土文物为证据,认为哈尼族系红河地区的土著,与西北高原民族毫不相关。

    4、“氏羌系统”南迁说

    是比较流行的观点。它认为哈尼族同今天云南省境内十几个彝语支系的民族一道,其主流均同源于古代南迁的氏羌部落族群。根据史籍记载,这支古羌人,是于公元前3世纪活动于大渡河南的“和夷”部落。从公元4世纪到8世纪初唐时期又有部分向西迁移到元江以西达澜沧江地区。

    民族历程

    哈尼族哈尼族
    据《史记》、《汉书》、《后汉书》等史籍记载,氏羌族群原游牧于青、甘、藏高原。

    秦献公时期(公元前384-362年),秦朝势力大肆进行征服邻近部落侵扰的活动,氏羌族群被迫流迁各地。在迁徙中,南迁的羌人不断繁衍,形成耗牛种和越嶲羌、白马种、广汉羌等若干部落,活动于今川西南、滇西北、滇东北的广大地区。史学家将这些南迁的羌人遗裔统称为“和夷”。和夷名称不单指一个民族,包括哈尼族先民在内。这一记载,与哀牢山区哈尼族的民间传说基本一致。相传哈尼族的祖先,曾游牧于遥远的北方一个名叫“努玛阿美”的地方,尔后逐渐南迁,居住在“谷哈”和“轰阿”(指滇池、洱海沿岸)广大地区,与“昆明种人”相互交错杂居。后因遭异族侵扰,分两条路线往南迁徙:一条即早先“和夷”自川西南迁经滇池昆明一带,再经南迁至滇东南的六诏山区;一条自滇西北迁经大理湖滨平坝,然后分别南下到今哀牢山、无量山区的景东、景谷、镇沅、新平至石屏、建水、蒙自、开远,继而至元江、墨江、红河、元阳、绿春、江城及西双版纳等地隋唐时期,哈尼族与彝族的先民同被称为“乌蛮”。

    唐初,哈尼族开始从乌蛮中逐渐分化,散布于哀牢山、无量山广大地区的哈尼族被称为“和泥”。滇东南六诏山出现的“和蛮”部落,曾多次向唐朝贡方物,开始了与中原政治经济的联系。南诏崛起后,各地哈尼族直接隶属于南诏,与滇东北、滇南彝族一起,被统称为37部蛮。其中的因远(元江)、思陀(红河)、溪处(元阳、金平)、落恐(绿春)、维摩(丘北、泸西、广南)、强现(文山、砚山、西畴)等7部均大部分为哈尼族,处于南诏奴隶制政权的统治下。

    10世纪中叶,南诏通海节度使段思平率37部蛮,会盟于石城(曲靖),直驱洱海,于937年摧毁了杨氏的“大义宁国”奴隶制政权,在云南建立了大理段氏封建领主政权。哈尼族各部落,因得到大理国段氏的分封,开始建立领主制度。六诏山区各部哈尼族,以强现部最为强盛。其领主龙海基“素为诸夷所服”,统一了各部大小领主。宋皇祐时,因向导宋将杨文广过境有功,受宋王朝令世领六诏山区,世代为滇东南最高领主。滇东南哈尼族便与中原有了密切的联系。

    13世纪中叶,元朝灭大理段氏政权,统一诸部,设云南行省。元宪宗六年(1256年)立阿万户府(至元十三年改为临安府),辖今红河州大部、文山州一部。龙海基九世龙健能曾一度被授为阿

    哈尼族哈尼族
    万户府总管,加强了与内地的联系。哀牢山区各部哈尼族,从10世纪中叶进入封建领主社会。1256年后,元朝设置元江万户府,思陀设置和泥路,落恐、溪处分别设置正副万户府等统治机构,以哈尼族首领为土官分别直隶于云南行省。后又将元江万户府改为元江军民管府和元江路,统辖哀牢山地区哈尼族各部,加强了直接统治。

    明初,明军征云南,龙海基16世孙龙者宁迎明反元,使得明军迅速摧毁了元朝在云南的最后统治,改云南行中书省为云南布政使司。在哀牢山哈尼族地区,成立各部长官司,多由哈尼族土官充任。各地哈尼族土官与中原皇朝的关系更为亲近。思陀遮比、溪处自恩、落恐他有、瓦渣阿英等土官,分别接受明皇朝所赐李、赵、陈、钱等汉姓。明初,在云南实行军屯、民屯、兴修水利,发展生产。不少汉族进入哈尼族地区,带来了先进的生产工具和生产技术,促进了哈尼族社会的经济发展,使经济结构发生了变化。当时的六诏山“土田多美,稼穑易丰”。[4]

    14世纪中叶以后,新平、元江、墨江、普洱、镇沅一带的哈尼族逐步向封建地主制经济过渡。明末农民起义军残部李定国,在哈尼族等各族人民的支持下,在云南建立了抗清根据地。

    清兵进逼云南以后,哈尼族头人龙韬等联合六诏山、哀牢山区哈尼族等各族人民,推举宁州(华宁)土官禄昌贤为首领,于1665年举行了席卷整个滇中南的反清大起义。起义失败后,清政府就此废除六诏山区各土官领地,实行改土归流,分属开化、广西两府,从此结束了哈尼族龙氏在滇东南近500年的统治。哈尼族居民逐渐与其他民族融合,有的则迁至红河南岸哀牢山区。至此,滇东南六诏山区哈尼族基本绝迹。

    与此同时,清政府在哀牢山区也推行改土归流政策,废除因远罗必甸长官司,属元江州管辖;改马龙他郎甸长官司、钮兀长官司为他郎厅(墨江),隶属普洱府。思陀、溪处、落恐等各土司仍旧不变,继续实行土司制度。

    1817年,红河南岸宗哈(今元阳县攀枝花乡)新兴地主高罗衣聚众700多人起义,自封“窝泥王”。此后至20世纪20年代,哈尼族发生了多次民族起义活动,均失败。

    1930年左右,哈尼族主要聚居的墨江县,是当时云南地下党活动的主要地区之一。[2]

    中国分布

    中国的哈尼族主要分布在滇南地区,包括礼社江下游、红河西侧、哀牢山区的新平、镇源、墨江、元江、红河、元阳、绿春、金平、江城等县。山东江苏、湖南、四川和广东五省哈尼族人口均超过千人,其余各个省市区及现役军人中均有哈尼族人口分布。

    根据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哈尼族人口数为1,440,029人。

    文字语言/哈尼族 编辑

    哈尼族使用哈尼语,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彝语支,内部分为哈雅、碧卡和豪白三个方言,各方言中又包含若干个土语。

    哈尼族在历史上没有本民族的文字,1957年创制了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文字。

    社会经济/哈尼族 编辑

    哈尼族哈尼族
    哈尼族从事山区和半山区农业生产,以农产品为主要生活来源,并经营少量手工业畜牧业、狩猎、采集、贸易等;尤其以善于耕种梯田和山地著称。

    农业

    1、种植

    主要种植稻谷、玉米、棉花,并兼营茶叶等经济作物。

    2、养鱼

    哈尼族习惯在梯田里养鱼。三月栽过稻秧后,人们投入鱼苗,任其自然生长。深秋时节,在收割稻谷的同时,一箩箩鲜鱼便成了餐桌上的美味佳肴。

    3、其他农产品

    墨江的紫胶,产量居全国之冠。西双版纳哈尼人居住的南糯山,是饮誉中外的普洱茶主产地之一。

    工业

    红河彝族哈尼族自治州首府个旧市,是闻名中国的“都”。

    文化艺术/哈尼族 编辑

    哈尼族文化艺术形式有神话、传说、诗歌、故事、寓言、童谣、谚语、谜语等。

    神话

    传说中有叙述万物来历的《创世纪》;有讴歌人类战胜洪水,繁衍生息的《洪水记》;有反映哈尼族历史迁移的《哈尼祖先过江来》等。

    诗歌

    哈尼族哈尼族
    主要有“拉八热”和“阿基估”两类。

    1、拉八热

    多在婚丧、节日、祭祀以及其他庄重的场合吟唱,曲调庄重严肃。

    2、阿基估

    即山歌,只能在山间田野唱,以爱情为主,男女对唱。

    民乐

    乐器主要有三弦、四弦、巴乌笛子、响篾、葫芦笙等,“巴乌”是哈尼族特有的乐器。

    舞蹈

    有“三弦舞”、“拍手舞”、“扇子舞”、“木雀舞”、“乐作舞”、“葫芦笙舞等。

    在西双版纳地区流行的“冬波嵯舞”,舞姿健美,节奏明快,气氛热烈,具有浓厚的民族特色。

    美术

    哈尼族的工艺美术,主要表现在刺绣、编织和日用器皿的浮雕上。妇女们能绣、挑、扣等几种方式刺绣各种图案和简单的花卉。多数地区的哈尼族习惯织素色布,但是西双版纳的哈尼妇女能用色线织出有美丽图案的花布和背包。哈尼男子喜好雕刻,他们喜欢在乐器、烟袋及针筒等小件器皿上雕上各种图形。

    娱乐

    坐骑磨秋:这是“苦扎扎”节狂欢活动中的一项重要内容。磨秋,是指横架在坚实秋桩顶部的松木秋杆。秋杆两端坐骑人数相等,一般一边一人为宜。一边坐骑的人用脚猛力蹬地,便腾空而起,对方双脚落地亦蹬地腾起,秋杆反复起落,飞旋不停,惊险紧张。勇敢的哈尼族小伙子在秋杆上翻飞如燕,悠然自得。

    科学成就/哈尼族 编辑

    种植技术

    创造梯田

    哈尼族哈尼族
    哈尼族是将野生稻培养为种植稻的先民之一,据文献记载,哈尼族先民垦田种稻历史悠久。当他们还在“都广之野”居住时,已耕田种稻了。

    哈尼族创造出中国古代先进的农业生产方式——梯田文化,明代著名的农学家徐光启深入西南山间考察时曾被哈尼人特有的梯田深深打动,认为这里的民族创造了一种新的田制,它应当被列为中国七大田制之一,并将其写进《农政全书》。

    刻木定水

    梯田是哈尼族重要的衣食之源,因此,他们对水特别珍惜。为了不误农时,自古以来就有“刻木定水”的民约:根据一股山泉所能灌溉的面积,人们友好协商,拟定每块田应得的水量,按水流流经田地的先后顺序,在水沟与田块的入水口处设一横木,并在横木上将那块田应得的水量刻定位置,让水自行流进田里。

    天文历法

    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哈尼族也形成了自己独特与水稻密切相关的原始历法(属于物候历),将一年分为3个季节:冷季、吹风转热季和湿热季,每个季节四个月,共计12个月,依次为送旧月(岁首,相当于农历十月),其余依次为迎新月、草死月、地湿月、种谷月、踩耙月、霉雨月、拔草月、尝新谷月、入库月、樱桃月,每月均为30天。

    此外,哈尼族还从很早开始就用十二兽纪年纪月。

    生活方式/哈尼族 编辑

    民居

    哈尼族哈尼族
    哈尼族多居住在半山腰,依山势建立村寨。

    1、红河、元阳、绿春等地住的是土墙草顶楼房,以石垫基,以木为柱,土基砌墙,屋顶铺茅草,少数用瓦。楼房有上、中、下三层,下层关牲畜,中层住人和存放粮食,上层堆放瓜菜等杂物。

    2、墨江一带多是土基楼房,平面屋顶,间间相连。

    3、西双版纳住的是竹木结构的楼房,旁设凉台,别具一格。

    服饰

    哈尼族一般用自己染织的藏青色土布做衣服,均是在衣服缝制前,将白布放入自植靛青树枝叶捂沤而成的靛汁和掺合醇酒的溶液中。哈尼族人喜欢穿木头鞋。

    1、儿童

    六七岁以前的婴儿和儿童的衣服基本没有性别的区分,以护体为本,唯起自织小布帽具有民族特色和信仰意识。小布帽均以青蓝色相间的六片直式土布片缝制而成,帽顶上系有猪牙、海贝、虎(豹)爪、穿山甲鳞壳等物和一枚野生植物果,一旦离家出门,临时外加一支红泡刺和一瓣大蒜,以辟邪。

    2、成年男子

    多用黑布或白布裹头。

    上穿青色或蓝色有领对襟短衣或无领左衽短衣,袖长及腕而窄,用别致的布钮和发光的银币、银币作扣,衣服下摆的左右端,或背部正中处,都留有“V”形剪口,使后翼整块部分如同檐子,翻翅而起。

    哈尼族哈尼族
    下穿裤服肥大的扭裆青色长裤,裤带缝成一长形布袋,布袋呈鸭嘴状,用红绿丝线锁边,裤带后面系着一串银链系着的银币。节日、喜庆期间,青年男子在青色或蓝色短衣之下配上一件白内衣,在袖口、领口和边摆处均匀地露出一道白边。

    西双版纳地区穿右襟上衣,沿大襟镶两行大银片做装饰,以黑布裹头。

    3、女子

    服饰丰富多彩,地区和支系差别较大。大部分地区哈尼族女子上穿左衽短衣,以银珠和布条作纽扣,胸前的坠饰主要是银饰,从后脖颈处沿着两肩搭在前胸,一直坠到腹部,联结各股银链的多为大小银鱼,锈在服饰上的图案称为“排寒”,多以自然界的日、月和花鸟鱼虫为主,以显示其崇尊自然的风格。

    下身穿着不一,分长裤、短裤和折裙几种,盛装时外披坎肩一件,多系花围腰,腿缠绣花青布绑腿,在上衣的托肩、襟边、袖口和裤脚边沿上,多镶以彩色花边为饰。

    较有特色的地区和支系的女子服饰如:碧约女子的小帽;坠塔女子的“俄托”;叶车女子的“打球郎俄”、“俄莫莫”、“帕常”;那偌地区女子的“啪缠”;思陀、宝华地区女子的“鸡冠帽”;糯美女子的“批甲”;卡多女子的“约花”;羊街、咪喱地区女子的“帕阿”等。

    西双版纳及澜沧一带的妇女,下穿短裙,裹护腿;胸前挂成串的银饰,头戴镶有小银泡的圆帽。

    墨江、元江一带的妇女,有的穿长筒裙或皱折长裙,有的穿稍过膝盖的长裤,系绣花腰带和围腰。

    妇女在服装和装饰上区别是否已经结婚,有的以单、双辫区分,有的以垂辫和盘辫区分,有的以围腰和腰带的花色区分等等。

    饮食特点/哈尼族 编辑

    1、吃新谷

    红河一带哈尼族,农历七月的第一个龙日,有“吃新谷”的习俗。吃新谷这一天,每户人家按照老规矩,应在东方刚露鱼肚白时,到自家水田拔回一小捆连根带穗的稻子。拔稻时要选择株数逢单的稻穴,背回时无论遇到生、熟人都不打招呼,否则以为不吉。

    2、长龙宴

    到了新年的后半期,每个寨子都要在寨中心摆上长长的酒宴,全村共饮同乐,庆祝象征他们团结和睦,吉祥幸福的传统节日。这种酒宴恰似一条长龙,故称“长龙宴”;因设在街心,人们又称之为“街心酒”。若是小寨,街心酒一个下午就可结束,若是大寨,则按户划分为三组,分三个下午举行,每组轮流做东道主。

    风俗礼仪/哈尼族 编辑

    婚恋

    哈尼族哈尼族
    1、婚姻制度

    哈尼族的家庭形式基本上是一夫一妻制家庭,这在西双版纳比较严格。一般认为多妻不符合哈尼人的习俗,如果婚后多年不育男孩而娶妾则被允许。青年男女在婚前可以自由恋爱,但结婚要征得父母同意,也有一些地区实行包办婚姻。

    2、踩路订婚

    墨江碧约人有“踩路”订婚的习惯,就是男女双方情投意合后,由双方老人同走一段路,如果在路上没有遇到兔子等野兽,就算订婚了。

    3、捶新郎

    新平等地自称卡多的哈尼族,迎亲时有一幕新娘“捶新郎”的喜剧。迎亲队到了女家,主客寒喧几句就开怀畅饮,双方家长也在那里大吃大喝,说东道西,似乎忘了这天是新娘出嫁的日子。过了好一阵子,头系红绸、胸前挂满银饰的新娘,才羞涩地缓缓出现在迎亲队前。当走到新郎面前时,她突然愠怒于色,举起双手向新郎劈头盖脸地捶去。这时,大家起哄助兴。只见新娘又哭又捶,新郎则东躲西闪,毫不还手。当新娘捶够了,突然破涕为笑时,新郎这才说“现在该走了吧”。在难分难舍之际,母女俩抱着又哭又唱。此时,新娘的兄弟姐妹强行把她俩分开,背起新娘就往外跑,迎亲队也尾随而去。据说,“捶新郎”的本意是考验新郎对爱情的忠诚。

    4、父子连名

    哈尼族保留着古羌戎父子连名制的传统,即父亲名字后头的一个字或两个字作为儿子名字的起头字,世世代代连续下来。其名全系二字音,并冠以汉姓,多以波、约、黑、勒、沙、孟、朗、卜、车等做男名的首音。首音除具有父子连名的意义之外,还具有纪念性和象征性的含义。

    丧葬

    哈尼族哈尼族
    在哈尼族的人生礼仪中,葬礼是最为隆重的。

    哈尼族葬礼中一般都有吃临终饭、续气、鸣枪宣告、易床、停尸、净身穿寿服、钉棺等一系列仪式。

    1、哭唱挽歌

    是最重要的部分,它贯穿了丧葬活动的始终。对挽歌唱词掌握得多寡深浅,无形中也成了衡量哈尼女子是否聪颖能干的尺度之一。姑娘少妇一遇丧事,便群起聚集丧家,实地摹仿学习。因而整个场面,真假哭声混杂而此起彼伏,热闹非凡。然而一曲丧家哀歌唱下,也足以让每个听者潸然泪下。

    2、诵经

    出殡前两天,丧家要请有名的摩匹(祭司)给死者念育“指路经”和家谱,眼睛半睁半闭,手拿一把竹筒,每念完一段,竹筒便在地上“咚、咚、咚”敲击几下。归途中还须知道祖先名字,故摩匹也要不断念诵家谱,这样,死者才会顺利得到祖先承认。

    3、莫搓搓

    是哈尼人的一种隆重的丧葬形式。只为正常死亡的高龄男女举行,一般无儿无女或非正常死亡的人不举行莫搓搓。莫搓搓的含义是:替死者洗刷罪孽,为其鬼魂安排一个有吃有喝有玩的理想环境,它不但是对祖先的崇拜,也是对生者的安慰。

    在出殡前夜,青年男女在丧家附年燃起箐火,敲锣打鼓。年轻人眉目传情,歌声舞影,通宵达旦。哈尼山寨平时严禁有关性内容的玩笑在异性或亲戚面前出现,然而,在“莫搓搓”之夜,完全代之以生死融、哀乐共有的景象,而这恰恰体现了哈尼族的人生理念:死,意味着生,没有生就没有死,没有死也就没有生。

    宗教信仰/哈尼族 编辑

    哈尼族虔诚笃信以万物有灵为核心的原始宗教

    摩咪

    为至高无上的天神。

    哈尼人的祖先经过长期的迁徙,地面上的自然景物随着游迁而变化,但天上的日、月、星辰时时伴随着他们,因此,在哈尼人的心灵里逐渐形成一个主宰万事万物、至高无上的太空神灵的形象,称为“摩咪”,摩咪永远居住在虚渺的太空中,时时关注地上所有的人,仅仅掌握着人间的生死大权,赐善良的人以幸福,降罪恶的人以灾难。

    常为善恶兼施的自然神。

    哈尼族原始宗教的神灵崇拜具有明显的等级界限,除“摩咪”外,还可按顺序划分为:自然神、鬼、魂三种类型。他们将一切自然神统称为“常”,神是仅次于“摩咪”的永居人间的最威严的主宰者,大致可分为:山神、石岩神、地神、树林神、水神、火神六种,除地神为善神外,其余诸神则对人善恶兼施。

    乃哈

    哈尼族哈尼族
    是无恶不作的

    鬼由两个方面构成:一是恶鬼,可以导致人类的非正常死亡,另一类是阴魂,可以使35岁以前未婚男女早逝。

    约拉

    是护体的灵魂

    相信人除了具有会消失的肉体外,还有看不见、摸不到、不会消失的灵魂独立存在。凡人一旦缰绳落地,随着哇哇的啼哭声,就有了12个魂,这12个魂依它们排位的先后次序,对卫护人体安康起着不同的作用,离人体愈近,卫护人体安康的作用也就愈大。

    重要节日/哈尼族 编辑

    年首扎勒特

    哈尼族的最大节日是过“十月年”,前后历时六天。按照他们古老的历法,每年农历十月第一个辰龙日为新年之始(相当于汉族的大年初一)。新年当天,每个寨子要共杀一口猪。猪无论大小,肉按户平均分配。到了下午,各家各户用分得的猪肉和下水祭献祖先。

    节日里阖家团聚,还邀请附近其他民族的好友参加。他们终日欢声不绝,特别是少不了唱起古老的民歌,讲述节日的来历和民族的历史,歌唱丰收的喜悦。

    到了新年的后半期,每个寨子都要在寨中心摆上长长的酒宴,全村共饮同乐,庆祝象征他们团结和睦,吉祥幸福的传统节日。

    苦扎扎

    是哀牢山一带哈尼族重要的传统节日,每逢夏历五月,哈尼族人民便迎来了盛大节日“苦扎扎”。节日历时三至五天,庆典活动极为隆重。这时繁忙的春耕生产已经结束,盛夏农闲,有社交娱乐的时间,因此,“苦扎扎”节兼有社交娱乐、预祝“五谷丰登,人畜安康”的意思。节日里杀牛祭神,青年们聚集一起荡秋千、坐骑磨秋、摔跤、唱歌跳舞,尽情欢乐。有的地方夜晚还要在家里点燃松明火把,敲击什物,以示驱病魔出寨。

    哈尼族哈尼族
    姑娘节

    云南省元阳县碧播山一带的哈尼族,每年农历二月初四要欢度姑娘节。

    这天,鸡还未叫,男人们就要首先挑回一担水,天麻麻亮时,再砍回一捆柴,接着,就生火烧水,把洗脸水恭恭敬敬地端给慢腾腾起床的妇女。然后,男人们煮饭、洗菜、剁猪食、洗碗筷、带小孩,妇女们则悠闲地坐在一旁,或做点针线活,或指挥男人做这做那。未出嫁的姑娘们,则连针线活也不做。

    午饭后,男人们急忙赶到寨中的公共娱乐场所去,按习俗,先到的为勤劳者,后到的为懒惰者。小伙子们向情人借来女式新衣新裤,打扮成姑娘的样子,在欢快的弦乐声中翩翩起舞,直到太阳偏西才回家做饭,继续服侍妇女到深夜。

    敬老节

    每年的农历腊月十五,是哈尼族的敬老节。清早,老人梳洗后穿上新衣服准备欢度自己的节日。成年人在家杀鸡宰鸭,备办美餐,小伙子将一棵小松树载在过节的坪场旁,姑娘们挑来清水给它浇下定根水,象征青年们祝愿老人像青松一样健康长寿、永葆青春。

    里玛主节

    居住在红河边上的哈尼族崇奉布谷鸟,把布谷鸟尊称为“合波阿玛”(布谷鸟妈妈)。每到山茶盛开的阳春三月,不论男女老少,只要第一次听到布谷鸟的鸣啼,人人都会报以一声“我听见了”的回答,表示对春天的欢呼。据说,这一声回答,可使勤劳善良的哈尼族农家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终年和平康泰。

    按照前辈人沿袭下来的规矩,等多数人都听到布谷鸟的叫声后,就相约在一个属羊的日子,备办美味佳肴,用一种大树的花汁浸泡糯米,蒸出喷香金黄的糯米饭,煮好红鸭蛋,向布谷鸟虔诚地敬献。这天,村村寨寨的小伙子和姑娘们满面春风,身着节日盛装,会聚在一个适中草坪上,欢度一年一度的“里玛主”节(春天的盛会),借以选择对象,谈情说爱。节后,各家选定一个好日子,在雀鸟未出巢、四山一片寂静的五更时分,家长悄悄地把三丛秧苗插在自家田里,意即、“开秧门”。据说,“开秧门”时听不到雀鸟的声音,今年庄稼就能免灾除害,获得好收成。

    捉蚂蚱节

    哈尼语叫“阿包念”,在“六月年”(每年阴历六月二十四日)后的一第个属鸡或属猴日举行。哈尼族居住在山区,种植一季水稻。过了“六月年”,水稻就开始抽穗,为确保水稻丰收,哈尼族人民就采取过“捉蚂蚱节”的方式来驱除和避免虫灾。

    “捉蚂蚱节”这天,全寨子男女老少都到田里捉玛蚱,每家捉够一竹简(约二斤)后,就把蚂蚱一只一只撒成四份:头一堆,腿一堆,身一堆,翅膀一堆;依次用划开的竹片夹起来插在田埂和排水沟旁,以对尚未捉到地蚂蚱及其他昆虫进行恫吓。半小时后,又要把这些蚂蚱收进竹筒。带回家当菜或拌粑粑吃,据说蚂蚱肉很甜。离开田野时,人们都要不停地大声叫:“呕,蚂蚱,三天内不捉你了,三个月内你不要吃稻谷!”

    祭母

    是新平县卡多山区哈尼族的一项有悠久历史的活动。它有专门的地方,哈尼族叫“东坝”,故也叫东坝祭母。每年农历二月第一个属牛日举行。

    这天山寨一般都不搞农事活动。早上,各家都要安排小伙子捕雀打鸟,妇女捉鱼,还专门派人杀猪宰羊。中午,各家按一个儿子缴大米和酒各一公斤给经办人,连同早上捕捉到的东西,便着手备办宴席。太阳偏西时,大家聚集在祭母树前,当主持的长者宣布开始,大鼓和锘锣齐鸣。随着,大家便齐唱《思母歌》,唱毕,全寨入席饮酒吃饭。

    杰出人物/哈尼族 编辑

    哈尼族哈尼族
    田四浪

    莫江哈尼族。为了配合太平天国农民革命运动,1853年,田四浪率众起义。1858年,田四浪与李文学联合,共同作战,田四浪被拥为“夷家兵马副元帅”,分领部分地区的哈尼、彝等各族农民起义军,并在者干誓盟,之后,田四浪提出了明确的斗争目标和政治纲领,为太平天国的“天朝田亩制度”的发展和实现而战斗,取得了众多战役的胜利。1870年12月,田四浪不幸被捕,次年春被清军杀害。

    卢梅贝

    滇南元阳县多沙寨哈尼族,1900年出生,童年生活清贫。1917年,卢梅贝参加了由女“苗王”马勃迈领导的起义,率领义军赶走了土司武装,被女“苗王”封为大将,横扫了多地的土司势力,后又被推选为联军统帅,义军增至万人,取得了一系列战役的胜利。在官军的镇压下,起义失败,卢梅贝在广大贫苦农民的掩护下,安全隐蔽下来。哈尼族人民崇敬卢梅贝为民除暴的英勇行为,都尊称她为“多沙阿波”,意为多沙寨的阿爷。

    李和才

    李和才(1893—1985),青少年时期加入滇军,英勇善战,1944年起,接受进步思想,1947年开始参加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担任红河州州长,被连续选为一至六届全国人大代表,1977年当选为云南省政协副主席,1979年当选为云南省人大常委副主任。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7-05-16
    [2]^引用日期:2017-05-16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民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5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0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5-16 11:29:43

    扫码免费获得此书,
    新用户手机专享特权。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