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林立果

    林立果(1945年—1971年9月13日),林彪之子,小名“老虎”。前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作战部副部长,是林彪反革命集团的重要成员。1945年出生。林立果曾就读于北京市第四中学,后升入北京大学物理系,文化大革命时辍学,1967年3月参加空军,任空军司令部办公室秘书,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广州部队空军作战部副部长。1970年10月,林立果协助林彪组成秘密组织“联合舰队”。1971年3月,林立果主持制定了武装政变计划《“571工程“纪要》,阴谋杀害毛泽东主席。9月13日凌晨,林立果同林彪、叶群在山海关机场强行驾机外逃,凌晨3时在蒙古人民共和国温都尔汗肯特省贝尔赫矿区南10公里处机毁人亡。—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林立果 出生日期: 1945年
    性别: 别名: 老虎
    民族: 汉族 国籍: 中国
    去世日期: 1971年9月13日 职业: 军人
    毕业院校: 北京大学 代表作品: 《“571”工程纪要》
    主要成就: 前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作战部副部长
    信仰: 中国共产党 父母: 林彪、叶群
    去世地点: 蒙古温都尔汗附近

    目录

    生平/林立果 编辑

    林立果林立果
    林立果生于1945年,从小就倍受林彪和叶群的宠爱,他和他的姐姐林立衡被林彪称为自己的一对“眼珠子”。林立果长得很像林彪:细高的个儿,白净的皮肤、单眼皮。连他的小名“老虎”的“虎”字,也只是比林彪的“彪”字少三撇。
    林立果曾就读于北京市第四中学,后升入北京大学物理系,文化大革命时辍学,1967年3月参加空军,任空军司令部办公室秘书,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广州部队空军作战部副部长。
    1969年10月,时任空军司令员的吴法宪按林彪的授意,任命林立果为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兼作战部副部长,根据吴法宪在1980年审判中的证词,“事实上从1970年7月6日起,空军的所有事情都向林立果报告,所有事情都得经他处理,听他的命令”。由于获得多次提拔,当时有人称之为“一年兵,二年党,三年副部长,四年太上皇”。空四军政委王维国一再吹捧林立果是天才。
    1970年10月,林立果利用职权秘密组织武装政变的骨干力量,组成“联合舰队”。
    1971年2月,林立果带着空军政治部副主任于新野到杭州;而后又将另一位副主任周宇驰自北京召到上海,从3月20日至24日在上海与他们及空4军政治部秘书处副处长李伟信等召开秘密会议,根据他父亲的命令,主持制定了武装政变计划《“571”工程纪要》,阴谋杀害毛泽东主席。谋杀阴谋失败后,准备南逃广州另立中央的计划也随之败露,9月13日凌晨,林立果同林彪、叶群在山海关机场强行驾机外逃,飞机坠毁,摔死在蒙古温都尔汗附近。

    未婚妻/林立果 编辑

    叶群布置选美任务

    林立果张宁
    1969年,叶群布置了为林立果“选美”的任务之后,毛家湾便不断收到各种女青年的照片。给林立果选对象的首要条件是相貌,容貌过关之后,还要经过严格的身体检查,有心肌炎、肾炎等慢性疾病者一律要被淘汰。至于本人的职业和家庭出身是次要的,叶群甚至不愿找个门当户对的高级干部的女儿作儿媳。

    张宁调往北京

    林家及亲朋好友在全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之后,经过广泛撒网,层层筛选,终于将目标定在了张宁身上。张宁是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的舞蹈演员,出身于革命军人家庭。她父亲张富华是江西兴国县人,1929年参加红军。新中国成立后,曾被授予少将军衔,1957年病逝。母亲田明是山东人,16岁参加革命,后来转业在一所学校担任领导。张宁是由她父亲的一位老战友介绍给胡敏的。
    歌舞团领导以执行“外调”任务为名,安排张宁到北京“出差”。在东交民巷的空军招待所里,邱会作的夫人胡敏、黄永胜的夫人项辉芳仔细观看了张宁的相貌和体形。第二天,林立果与林立衡来到张宁的住处相看。
    张宁回到南京几个月之后,又被胡敏专程接到了北京。医院为张宁做了全面体检,除神经衰弱和轻度近视之外,张宁没有其它大的疾病。不久,张宁被调往北京。张宁进京后,林家安排张宁学医,这主要是考虑她已经20岁,作为舞蹈演员,舞台生涯已不会太长,从长远来看,不如趁年轻改行学医。几天之后,张宁从七机部招待所搬到301医院护士学校楼。

    九一三事件受牵连

    1971年8月初,林彪夫妇都到北戴河避暑去了。张宁所在的医训班虽然放了一个月的暑假,9月7日,张宁随林立衡乘专机前往北戴河。张宁来到北戴河不到一个星期便发生了“9.13”事件。由于林立衡在9月12日夜晚机智地让张宁服下了安眠药,加之林彪等人当时仓促而逃,张宁侥幸保住了性命。因为受“9.13”事件的牵连,张宁一度自杀未果,后被下放农场劳动。最后在毛泽东过问下,被释放,于1975年8月回到了南京。
    1975年9月后,与曾经是邱会作警卫参谋的江水结婚。婚后,他们生了个男孩,但张宁与江水的关系终因感情不合,在1982年办理了离婚,孩子判给了张宁。

    个人爱好/林立果 编辑

    林立果与林彪林立果与林彪
    有传言说,20世纪60年代末期,北京高干子弟间流传着披头士的唱片,林立果就是此乐队的迷。未婚妻张宁也回忆说,林立果播放过摇滚音乐。作家朱大可在《流氓的盛宴》一书中认为,崔健身穿军装演唱摇滚音乐是源于童年时北京空军大院中业余歌手林立果演唱披头士歌曲的回忆。林立果在摇滚音乐中注入的“叛逆精神”,在崔健音乐中获得了“秘密传承”。

    家庭成员/林立果 编辑

    父亲:林彪
    母亲:叶群(1917年—1971年)福建闽侯人,林立果的母亲。早年在北平读书,曾参加了“一二九”学生运动。后来到延安,并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抗战后期与林彪结婚。她与林彪有两个孩子:女儿林立衡,儿子林立果。
    姐姐:林立衡(林豆豆)

    成长历程/林立果 编辑

    勿庸置疑,林彪和叶群是很重视对林立果的培养的,当然是按照他们所希望的模式和意图来进行的。从小,他们就培养他高人一头的优越感。如让他独占一个宽敞的房间,给他提供保姆、服务员,让他享受免费的“南方避寒”和“海滨避暑”,让他坐小车兜风等等。
    那一年,天下大乱。林立果也停课在家闹革命。看见他无所事事,林彪就把一项任务交给了他,让他把两辆自行车装配成可以作为运输工具的四轮车,以便将来打仗时使用。呆在家中正感到无聊的林立果欣然接受了这一项任务,弄了两辆自行车,做起了试验。他把两辆自行车拆开又装上,装上了又拆开,时而把自行车的零件绑配成这样,时而又绑配成那样。一连忙了好几天,但最终,这个北大物理系一年级的大学生终于因无法解决是否该固定前轮的问题,而未搞出任何名堂,结果只是两辆崭新的自行车,除了胶带以外,其余零件差不多全部报废了,结果,他又无事可做了。
    叶群也看到了他的无所事事,但她却有了更多、更远的想法。于是,她找到了林彪。“101,(指林彪),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是咱孩子的事,都停课闹革命了,老虎总不能老在家里闲着呀!你像他这个年纪,已经率兵打仗了。我想,不能让老虎一辈子老呆在家里,该让他出去闯闯了。让他出去锻炼锻炼,见见世面,多接触、认识一些人,将来好工作。孩子不算小了,你象他这个岁数,不是从黄埔军校毕业后,又参加了南昌起义,担任指挥官了?也该到他扩大一下影响的时候了。”叶群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打算,期待地望着林彪,心中盘算着不知他是否认可,要知道,她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准备了很久之后,才走进林彪的房间的,因为她觉得这个问题太重要了,非谈不可。
    这次不同一般的“串连”,成了林立果生活道路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成了他短暂政抬生涯的起点。
    1967年2月8日,一辆从上海开往北京的火车上,军警林立地守卫着一节包厢,车厢里只有一对青年男女,他们就是林立果和他的姐姐林立衡。江腾蛟按照林彪的指示,亲自把这对‘金童玉女”送回了北京。因为几天前,在位于北京西城区的毛家湾里,林彪和叶群的一场谈话,又对林立果做出了新的,第二步的安排。叶群对正在思考问题的林彪说:“据江政委讲,老虎在那长进很快,是不是让他回来?二十二周岁了,到正式定位的时候,如今是天下大乱,多如牛毛的造反派头目,不分昼夜的闹腾,说穿了,还不是为了个‘权’字么!我们的孩子,也不能袖手旁观地看热闹。造反派是明火执仗地夺权,我们是合理合法地把孩子安排在有权力的岗位上,这是我们的优势。”而林彪恰好也正在考虑这个问题:老虎在上海、杭州的时间不算短了,见了世面,交了朋友,熟悉了一下空军下面的情况,条件成熟了,应正式参军了,有了枪杆子,便有了一切,这是决定天下归谁所属的“核心”问题,老虎应抓住这一核心。夫妇俩再次一拍即合。
    于是,一个电话,召回了“出去闯闯”的未来“太子”林立果。
    火箭式的发迹,如果说.沪杭一游是林立果政治生涯的起点的话,那么,应召回京之际,则当是他走上“一年兵,二年党,三年副部长”的罕见的火箭式发迹道路之时。1967年3月,23岁的林立果没有办理正常的入伍手续,就穿上了军装,来到空军。他被安排在空军司令部党委办公室,从事秘书一职。奇怪的是,那时的林立果还并不是中国共产党党员。然而,他是林彪―中国第二号人物的儿子,“是‘最革命的家庭’培养出来的,根红苗正”(吴法宪―空军司令语),于是,四个月后的党的生日那天.经吴法宪和周宇驰(后来的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的“介绍”,他加人了中国共产党。一切又都名正言顺了。不久,一篇署名“空军司令部红尖兵”,题为(从政治上、思想上彻底打倒党内一小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文章,发表在7月22日的《解放日报》的头版头条上。这是在林彪的安排下,由周宇驰、刘沛丰(空军党委办公室处长)帮助林立果起草的。这是林立果的一个政治资本,是林彪帮他捞取的。林彪时刻不忘记按自己的意图关心林立果的成长。其实,几年前,林立果刚20岁时,林彪就让他看发给自己的所有机密文件和各种资料,还有意让他参与许多党和国家的重大决策,许多重大问题,林彪都曾征求过他的意见,甚至还让他参加一些重要文件的起草。l林彪在某次军以上干部会议上的讲话,就是林立果参与起草的。由于他已经开始帮助起草文件,在叶群“老虎不是孩子了”这句话的关照下,他从此可以“合法”地从秘书那里看阅一些发给党的副主席的文件了。
    于是,按照林彪的意图,林立果“成长”了起来。1969年10月18日,空军司令员吴法宪接见了林立果,并亲自向他传达了空军(69)政干任字第94号令,该令以空军司令员、政治委员的名义“任命林立果为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兼作战部副部长。”任命传达完毕,吴法宪的空军指挥大权也在实际上拱手相送了,他对林立果说:“我们十分欢迎你今后更好地为空军建设出力。今后空军的一切都要向立果同志汇报,都可以由立果同志调动、指挥。”升了官的林立果并不激动,他很平静地对“吴司令和空军党委的栽培”表示感谢。然而当时可能只有这个“吴司令”才清楚,林立果应该感谢的是他自己的父亲林彪。原来,不久前,在毛家湾,吴法宪受到林彪的召见。林彪单刀直入询问林立果在空军中的表现,吴法宪回答道:“很好”,“他在空军中很受大家欢迎,他经常转达您的旨意,把您的指示运用到空军。他在空军我们就可以经常听到您的指示,对空军的建设有很大的意义。”吴法宪以为林彪一定会对他的回答表示满意,怎奈,林彪似乎并未领情,而是转移了话题“空军是一个新军种,全世界各国都在发展空军,所以,我脑子里经常想研究一些空军问题,特别是空军的训练作战问题。但我自己能到空军部队中的时间是有限的。”吴法宪似乎听到了弦外之音。林彪果真话锋一转,说“因此,我依靠立果给我了解情况,汇报问题,这也是帮你们搞好空军建设。我的意见,是要立果兼任空军作战部副部长,”并安慰式地说:“你要放心,我的儿子在空军是为了扶持你这个司令员,不会挖你的墙脚的。”
    吴法宪是何等的聪明,他连忙表态:“十分感谢林副主席对我们空军的关怀,对我的栽培。我完全拥护立果任空军作战部副部长,并兼任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这后一个职务是吴法宪主动“赠送”的。因为至此,他终于明白了这天林彪为何召见他,也终于理解了这年2月26日,林彪给周宇驰、刘沛丰的那封亲笔信的真正含义了。信中说:这两年老虎在你们帮助下能力已有进步,今后你们可让老虎多单独行动,以便锻炼他的独立工作能力,此致敬礼并感谢你们过去对他的帮助。正是有了林彪和吴法宪的这次密谋,这个既没有当过兵,也没有经过基层工作锻炼,更没有空战实战的林立果,才被提升为办公室副主任兼作战部副部长的。所以,他应该感谢的是给了他这一切的“好爸爸”。当然,受到感谢的“吴司令”只是日后受到庭审时,才明白,身为空军司令员未经中央军委的批准,私自把空军的指挥权和调动权交给林立果,是要处以重刑的。然而,在当时.想到林彪和叶群都不拿自己当外人,每每委以一些核心机密的重任;想到林立果到了空军,还可以扶持一下自己,吴法宪也就不在乎大权是否旁落了。私自交出空军大权后,为使林立果能够真正行使这个权力,吴法宪又提出了所谓的“两个一切”,即林立果在空军中可以指挥一切、调动一切。
    第一次提出“两个一切”是1970年6月中旬与空军政委王辉球的一次私下会谈中。在自己的西山别墅里,吴法宪将入伍才二年的林立果吹上了天:“林立果不简单呀!’他到空军时间不长,有的我们过去连想都不敢想的事,他搞出来了,而且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林副主席把林立果派到空军来,是对我们最大的关怀。他现在当作战部副部长了,将来的空军领导就靠他接班了。林立果是代表林副主席的。他可以指挥空军的一切,调动空军的一切。”“我这个司令,你还不知道吗?不行!今后,我们就要靠林立果。正式传达“两个一切”,是在7月6日的空军党委办公会议上。吴法宪办公室主任陈绥圻(吴妻)也不遗余力地吹捧着林立果:“应该向立果同志学习,立果同志在林副主席、叶主任身边,领会林副主席指示深,立果同志是天才,从各方而讲,是我们的老师。我们要好好学习他。”在这之后,阿谀奉承林立果之词日盛,一个超天才”的形象被很快树立起来:
    “立果同志的指示要及时传达、照办,坚决照办”、“对立果同志的态度和对毛主席的态度是一致的.”为了贯彻“两个一切”,宣传必须“时时想到”、“事事请教、、“处处捍卫”林立果”;“要老老实实地服从他的调动”、“要服服贴贴地听从他的指挥”,林立果“要求什么,就做什么,理解的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因为林彪的关系,林立果走上了一条“一年兵,二年党,三年副部长”的火箭式发迹之路,而有了吴法宪授予的“两个一切”,林立单终于成了军中少有的“佼佼天才、。
    1969年10月18日。也就是林立果接受吴法宪的任命.出任空军作战部副部长的当天。林彪借口“加强战备,防止敌人突然袭击”,发出了“第一号令”,调动全军进人紧急战备状态,许多在京的军政界老同志被以“战略疏散”为要求,疏散到了外地。林立果也随着林彪和叶群到了苏州,暂避风险。他们住的寓所是原宋美龄的别墅。几天后,看见一点没有要打仗的迹象,林立果就回北京去了。在“战略”这一热门话题中,他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我们紧急战备,苏美也紧急战备,很可能双方都摸不清对方的意图。都担心对方先动手,人为地制造紧张空气。”即便如此,回到北京的林立果还是利用“第一号令”大做起文章来。他领着空军党办的一帮人马,在空军内部搞了一项所谓“技术革新”,并就这项革新以空军党委的名义向中央军委写了一份报告。几天后,他又带着这份报告,得意扬扬地返回苏州。按文件发送手续,这份报告应通过空军保密室,送到林彪办公室(简称“林办”)保密室,然后再转送到正在苏州的林彪,但林立果是林彪的儿子,这一切规定对他可以例外。这次林彪也破了个例:不再让秘书代圈,而是亲自在报告上批上“呈主席阅”的字样,让林立果送给“林办"秘书,呈送给了毛泽东。可见,这份由林立果参与起草的报告受到了林彪的欣赏。报告指出:“如何先发现敌人向我发射的携带核弹头的导弹,这是当前战备工作中一个亟待研究解决的重大课题。为此,空军组织一批力量进行了研究和试验,并且初步取得了成功。这项研究,就是在原有用于侦察敌机的地对空雷达设备的基础上,大胆进行技术革新,使它能够改用侦察来自敌方的导弹。这样,如果改装几台这样的设备,把它布置在北京四周的适当位置上,就可以在敌人已向京发射导弹之后,使北京能够得到五至五十分钟的预警时间。这项革新对于首都的安全是一个贡献。”
    至于这份报告是否真是个“贡献”,暂不评议,只要林彪欣赏就行。几天后,报告退回了“林办”.毛泽东在报告上划了圈,这件事立即转化为抬高林立果的资本。不久,林立果就收到了一封吹捧信,是由吴法宪写来的。他说,他首先要感谢林彪、叶群和林立果对他的教育和培养,并祝贺立果参与起草的报告获得成功,是“空军有史以来写得最好的一份报告”,他准备组织机关全体干部学习座谈,最后说要敬送立果金壳怀表一块.以表拳拳之忱。一个堂堂的政治局委员,空军司令,参加了几十年革命的老干部,居然低三下四地对一个刚走上工作岗位的青年的“教育和培养”表示感谢,这实在是有失身份的事,但对林立果来说,却并非是过份之事。自他升任作战部副部长以来.
    1970年7月31日,林立果在空军司令部干部大会上,做了一个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讲用报告”。这是林彪和叶群为他安排的又一场表演,因为林彪懂得,重要的不是职位,而是头上的光环。“讲用”在当时是个很时髦的东西,他希望林立果能借此锻炼一下口才、树立一点威信,所以,他就要吴法宪为林立果安排一次。其实,几天前,在毛家湾的“林办”支部大会上,林立果已在叶群的安排下,进行了“试讲”,尽管林立果并不是该支部的人。叶群的用意很明显,事前让他在“林办”支部内讲一讲,由二“林办”的人帮他把把关。如果吹得好,可议在“林办”工作人员中提高他的威信,免得大家总把他当成孩子看。更主要的是,叶群对他将在空军“讲用”什么,一点没有底,所以她想利用“林办”工作人员控制一下林立果的对外报告的口经,免得他“放横炮”。
    尽管林立果不愿受叶群的这份控制,但为了几天后的“讲用”,他只好勉强从命。他打开那份打印好的八开讲用稿,照本宣科地读了起来,干巴巴的,味同嚼蜡。也难怪,这份报告是周字驰等人起草的。但叶群可不烦耐了,教训到:“你这样照稿子念,我们可受不了。你应脱离稿子讲,要自然一些,讲用前,先报报题目,好使大家有一个印象。”
    不得已,林立果又重新讲,说要讲三个问题,第一是讲“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问题,第二是讲“抓革命促生产”的问题,第三是讲“中国要强盛”的问题。由于脱离了稿子,他讲的更是乏味。
    叶群恼怒地宣布休息,并把林立果叫进了秘书办公室。可能私下里的交谈给了林立果一些面子吧,重新开始讲时,他总算愿意加了一些事例进去。散会时,叶群听得气了,一声不吭地就走了,只是林立果却满肚子的火,扬言:“咱们走着瞧!”看来,林立果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叶群如此做,千真万确是为他好,只是他并不懂得领情。其实,他该理解叶群的一片苦心的,他的“试讲”的确有些漏洞和不足之处,但正由于有“林办”的人和叶群帮他“把关”,才使这一弱点得到了及时的补正。于是7月31日,林立果正式登场了。他在空军司令部大礼堂里孟做了长达八个小时的讲话。他把毛泽东思想的威力吹嘘得神乎其神,说它是万能的、法力无边的,连精神病患者和疯子,只要一念毛主席语录,病人就会热泪盈眶、豁然痊愈。如果帝国主义敢于向我们挑战,只要一念毛主席语录,战士们在这个精神子弹的武装下,就会个个奋勇当先,以无穷的威力,使敌人全军覆灭。前来捧场的吴法宪亲自出场,在林立果讲用完毕后,他对着麦克风,毫不吝惜地使用可能使用的阿谀之词:“立果同志是我们空军的骄傲,他是一颗政治明星。谁说世界上没有全才、帅才?立果就是全才、帅才、超群之才。是群众最好的领袖,杰出的政治家,优秀的军事家,卓越的思想家,天才的理论家,出色的科学家,黑夜的明灯,宇宙的巨星,无产阶级之首,七十年代的红太阳,第三代接班人……。”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8-11-09 09:55:28

    人物关系

    编辑

    林立果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