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濡须之战

    濡须之战是发生于东汉末年至三国中期,吴国与魏国之间前后共计四次的战争。因战场主要在濡须附近而得名。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濡须之战 地点: 濡须
    时间: 215年 结果: 曹操胜
    交战各方: 曹操 孙权 主要指挥官: 曹操、曹仁、司马昭;孙权、吕蒙、朱桓、诸葛恪
    相关人物: 曹操、张辽、孙权

    目录

    背景/濡须之战 编辑

    东关战略地位重要性就在于扼守住濡须水口,就可阻止魏军进入长江,进而攻占牛渚(采石矶),逼近建业(南京)东关为天下有事,乃必争之地。
    濡须最早进入东吴政治集团视野。东汉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孙权决定将都城从京口(镇江)“徒至秣陵”,即南京,张纮对孙权说,秣陵山川一带有帝王之气,如果明公在此建都,一定能成大事。不过秣陵名字不吉利,不如取名建业。孙权于是下令兴建石头城,这就是南京又叫石头城的来历。[1] 这次迁都标志着孙权势力范围由偏东转向偏西,开始向长江中游发展。孙权深知,赤壁之战遭到惨败的曹操一定会来伐吴以报仇雪恨。当时曹魏势力范围抵达居巢,含山、无为则属于吴国控制。曹操要渡江伐吴,必定要从巢湖经濡须水入江。孙权清醒地看到,如果濡须水口不保,长江岸防就洞门大开,魏军随时直逼都城建业。因此建安十七年,孙权一面迁都秣陵,一面派兵在东关修筑濡须坞。孙权在吕蒙建议下,在濡须山上筑城立关,在七宝山上建西关,两关对峙,中有石梁,凿石通水,为险关津道,并筑形似堰月形的濡须坞,史称偃月城。

    战争序幕/濡须之战 编辑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赤壁之战曹操大败后,经过几年休整,一代枭雄斗志不减,他一面向关中、陇右地区扩张势力,一面开始在淮河以南同孙吴势力展开争夺。曹操深知巩固淮南这条战略防线的重要性,如果合肥、庐江、巢湖一线失守,那么曹魏势力就要退到淮河以北。这样魏吴双方都把目光聚焦到东关濡须口,长达40年的魏吴濡须之战由此拉开了序幕。

    濡须之战 濡须之战

    第一次濡须之战/濡须之战 编辑

    战役背景

    建安十七年(公元212年)冬,曹操平定关中后,解除了后顾之忧,便决定对孙权用兵。

    战役前期

    建安十八年(公元213年)正月,曹操率领着号称四十万的大军南下,声称“临江饮马”,开始进军濡须水口。

    孙权遣周泰率军前往抵挡,击破曹操军的前部。[2][3]

    孙权以甘宁领兵三千为前部督,自率七万主力进驻濡须。孙权密令甘宁夜袭曹营,挫其锐气,为此特赐米酒。甘宁选手下精锐一百多人共食。吃毕,甘宁用银碗斟酒,自己先饮两碗,然后斟给他手下都督。都督跪伏在地,不肯接酒。甘宁拔刀,放置膝上,厉声喝道:“你受主上所知遇,与甘宁相比怎样?我甘宁尚且不怕死,你为什么独独怕死?”都督见甘宁神色严厉,马上起立施礼,恭敬地接过酒杯饮下。然后,斟酒给士兵,每人一银碗。至二更时,甘宁率其裹甲衔枚,潜至曹操营下,拔掉鹿角,冲入曹营,斩得数十首级。此番造成魏军极度恐慌,误以为东吴大军来袭而起身备战,纷纷举起火把、擂鼓呐喊。等到曹兵反应过来时,甘宁已经撤退,回到了东吴军营。[4]当夜,甘宁见到孙权,孙权笑着说:“这也够把老头子(指曹操)吓一跳了吧,只是想试试你的胆子罢了”,于是赏甘宁绢一千匹,战刀一百口,并增兵二千。并称赞道:“孟德有张辽,孤有兴霸(甘宁字兴霸),足相敌也。”[5]

    战役后期

    曹操水军出濡须,作油船,企图夜渡洲上。孙权派遣董袭等水军将领去权前往围取曹操水军,俘获曹操水军三千馀人。曹操水军的沉没溺亡者亦有数千人之多。[6]东吴将领陈武仁厚好施,乡里远方客多依讬于他,也因战功,进位为偏将军。[7]此战,孙权水军大胜,于是曹操水军坚守水寨不出。

    一天,孙权借着晨雾,乘轻舟去曹营前观察,舟行至五六里接近曹营。孙权命军士擂鼓奏乐,曹操见吴军整肃威武,随后下令弓弩齐发,不让吴船靠近。不一会,孙权的轻舟因一侧中箭太多,船身倾斜,孙权令调转船头,使另一面受箭,船慢慢平衡过来,这才安全返航。这便是著名的“草船借箭”历史原型。[8]

    后来,孙权数次前来,欲再度重施草船借箭之事。而曹操在有了前车之鉴以后,坚守不出。孙权于是亲自前来,乘轻船,从灞须口来到曹操的水军营寨前。曹军诸将都以为是挑战者,准备攻击他。曹公则说:"此必孙权欲身见吾军部伍也。"曹操下令军中皆精严,弓弩不得妄发。孙权行五六里,回还作鼓吹。曹操见孙权的舟船器仗军伍整肃,再次感叹说:“生子当如孙仲谋,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9]

    曹操在熟悉了濡须水口地理环境后,用重兵围攻孙权的江西大营,俘获了东吴都督公孙阳。[10]但东吴军队善于水战,虽江西大营被曹军攻破,但濡须坞依然掌握在吴军手中。

    战役结束

    春雨渐多,孙权给曹操写信说:“春水方生,公宜速去”,又附上一张字条,上书:“足下不死,孤不得安”。曹操拿着信对手下诸将说:“孙权不欺孤也”,便主动撤军。[11]曹操于四月回到邺城。[10]

    第一次濡须之战,在两军相持一个多月,难分胜负。最终,曹操北撤。

    第二次濡须之战/濡须之战 编辑

    战役背景

    建安十九年(214年)七月,曹操征讨孙权。此次进攻方向不明确,皖城、濡须、历阳、横江、瓜步等,都有可能是曹操此次的进攻方向。所以暂且不计入濡须之战。

    建安二十年(215年)八月,孙权趁曹军远征汉中、江淮空虚之时[12],进攻合肥,却被魏将张辽击破。此役,张辽威震东吴。以至于在东吴一方的史书中,有8篇东吴列传,记载了此役。[13][14][15][16][17][18][19][20]在《太平御览中》也有3处记载了张辽止啼的典故。

    建安二十一年(216年)冬十月,曹操治兵。曹操遂征孙权,十一月至谯。

    孙权即在濡须口筑城据守,以扼控濡须水与长江交汇处。同时,以吕蒙为都督,令其率军守濡须坞,凭借以前所建的船坞,置强弩万张以拒曹军。[21]

    战役前期

    (通称居巢之战)

    建安二十二年(217年)正月,曹操治兵完毕,遂再次兴师伐吴。孙权率兵抵御,曹操率军进入居巢。[22]

    正月之时,天气不好,时常风雨交加。东吴水军大将董袭率五楼船屯驻于濡须口。至夜深时,暴风狂袭,五楼船倾覆,众将士乘走舸逃走,请董袭一起逃出。但董袭大怒说:“我受孙将军的重任,在此处防备敌人,怎能委身而去,谁再说要逃走便立斩!”于是无人敢再干涉。当夜船沉,董袭淹死。孙权临时换上丧服,参加他的葬礼,对他的家属供应十分丰厚。[23]

    天气的恶劣也同样影响了魏军。张辽、臧霸担任第一轮前锋,在行军过程中遭遇了持续的大雨,在泥泞不堪的路途中,前锋大军先到江边,而主力大军尚未到达。此时,江水上涨,东吴的舰船也稍稍前进。由于霖雨、水涨容易导致水灾,东吴水军可以凭借舟船而在随时可能产生的水灾中游刃有余。因此,张辽、臧霸的将士们都感到不安。眼见“将阵,雨甚”[24],张辽认为应该防患于未然,于是准备撤军。但臧霸认为擅自撤军的做法不符合曹操的命令,因此向张辽劝谏道:“曹公是那么英明的人,怎么可能会舍弃我们呢?请您遵照军令继续留在这里。” 于是,张辽接受了臧霸的建议。等他们屯驻到了第二天,收到了曹操的撤军令,于是主动撤军。[25]《吴书》对张辽、臧霸非常重视。即使是张辽、臧霸后来在222年被曹休所督领[26],《吴书》依然把张辽、臧霸的大名与主帅曹休并列放置。东吴在合肥失利挨打之时,《吴书》到处都记载着张辽的大名[13][14][15][16][17][18][19][20],却在濡须地区完全没有提及张辽、臧霸之名,足以说明在张辽、臧霸屯驻了至少一天以上的时间里,东吴军队只是让舟船稍稍前进而没有登岸。

    战役后期

    建安二十二年(217年)二月,在天气转好后,曹军进屯江西郝谿,开始正式进攻。[27]由于在风雨交加的天气中,曹军安然无恙(张辽、臧霸至少屯驻了一天,而东吴不敢登岸),而孙权已损兵折将(董袭等人因灾死亡,孙权在前线为之改服临殡)。因此,曹操得意忘形,派出了一些缺乏名气的亲信将领来作为新一轮的前锋将领。

    新一轮的曹公前锋刚刚到达前线。吕蒙便看出这次前来的曹军前锋将领非常无能,是个不足以青史留名的无名之辈。于是,吕蒙迅速率兵出战,在这个无名之辈率领的曹军前锋尚未屯驻好时,吕蒙便将其攻破,使之败退。而东吴的史官也认为这一次前来的曹公前锋将领,完全是个无名之辈,因此,就不屑于让这个的曹公前锋将领(还没有屯驻,就被攻破了)在青史上留名。[28]

    在无名之辈率领的曹军前锋遭到攻破而败退之后,曹操的大军很快就赶到了,并对濡须口发起了猛攻。[27]

    东吴军队在都督吕蒙、濡须督蒋钦的带领下,奋力抵挡曹军的进攻。魏将孙观在猛攻濡须口时,被流矢射伤,但仍坚持奋战。曹操事后慰劳他说:“将军受到如此重创,却表现得更为勇猛,你不是应该为了国家而更加珍惜爱惜自己的身体吗?”于是转封孙观为振威将军,但由于孙观受伤太重而最终因伤去世。[29]

    东吴猛将周泰继213年濡须之战后,又一次地率军来到濡须口参战。[2]中郎将徐盛、偏将军朱然也都纷纷前来参战。当初,蒋钦的部下曾因犯罪而被徐盛处死。徐盛由此认为自己和蒋钦有私嫌。到了曹操攻濡须时,蒋钦早已被任命为濡须督,并和吕蒙持军统领,节度诸将。徐盛时常惧怕蒋钦因过去的事情害自己,而蒋钦常称赞他的优点。徐盛敬重信服他的品德,与众人论蒋钦的美德。[30]

    战役结束

    虽然吕蒙、蒋钦、周泰等人奋勇抵抗,但东吴军队渐渐力不能支。孙权最终于二月退走。[27]三月,孙权派遣都尉徐详前往曹公营里请降(在《臧霸传》里,写孙权为“乞降”)。曹操同意了孙权的请降,于是引军返还,遂留夏侯惇、曹仁、张辽屯驻居巢。[27]

    战后,曹操任命温恢为扬州刺史,任命蒋济为扬州别驾,[31]任命臧霸为扬威将军,任命孙观为扬威将军。孙权任命吕蒙为左护军、虎威将军,[32]任命周泰为平虏将军并接替蒋钦而担任第二任濡须督。[33]

    第二次濡须之战,经过双方的鏖战之后,孙权请降。曹操终于取得了名义上的胜利。

    第三次濡须之战/濡须之战 编辑

    战役背景

    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正月,曹操在洛阳病世,太子曹丕继位做了丞相和魏王,这一年的冬天,曹丕正式废汉称帝,改年号为黄初,第二年刘备也在成都称帝。东吴孙权非但没有称帝还主动派使者请求做魏国的藩属国。魏黄初二年十一月,曹丕接受请求,册封孙权为吴王,授予印玺、绶带、册封文书、金虎符、左竹使符等物,任命孙权为大将军,使持节身份监督交州,兼任荆州牧,同时赏赐大量物品。然而孙权附魏是迫于魏国的强大,内心却很不情愿。魏国要派使臣去东吴与孙权结盟立誓,并要孙权儿子去魏国做人质。孙权百般推辞不受。曹丕大怒,决定派兵从濡须口伐吴,开始了后曹操时代濡须大战。

    黄初三年(公元222年)秋九月,曹丕令三路大军攻吴,东路以曹休、张辽、臧霸出兵洞浦口(和县临江地区),中路由曹仁领兵攻打濡须坞,西路由曹真、张郃围攻南郡(江陵)。孙权派吕范督徐盛、全琮迎战,以水军抵挡曹休进攻,以朱桓任濡须督抗击曹仁,以诸葛瑾、潘璋救援南郡。

    于是,接替了周泰的第三任濡须督朱桓,以5千兵力,面对曹仁的数万大军,在濡须口展开激战。

    战役过程

    黄初四年(公元223年)三月。曹仁率步骑兵数万人进入濡须,曹丕想先抢占濡须坞附近的要地中洲,为了声东击西,故意佯攻羡溪(濡须东30里),朱桓中计,分兵赶赴羡溪救援,等部队出发后才发现曹仁大军已围住濡须。当时朱桓守军只有五千人,诸将惧怕,朱桓说:“凡两军对阵,胜负在将领的能力,不在于士兵多寡,魏兵十分胆怯,又千里迢迢赶来,人困马乏,我和诸位将军据守高大城墙,濒临大江,倚靠山陵,以逸待劳,以主制客,就是曹丕亲征尚不足忧,何况曹仁之辈呢!”于是将濡须坞做无人把守状,并下令偃旗息鼓,外示形弱,诱魏军攻城。曹仁果派其子曹泰急进攻打濡须坞,自己领兵一万为曹泰后援,朱桓自守濡须坞以拒曹泰。于是朱桓偃旗息鼓,伪装示弱,引诱曹仁来攻。曹仁果然中计,派遣其子曹泰突袭濡须城,又派遣将军常雕督领诸葛虔、王双等五千将士,早晨乘坐油船另外袭击中洲,中洲正是朱桓部众妻子儿女所在的地方。曹仁亲自率领一万人留在橐皋,作为曹泰等人的后援。蒋济对曹仁的做法提出了反对意见,但是曹仁没有听从蒋济的良言。[34]

    朱桓派大将严圭阻截油船,大破魏军,斩将军常雕、副将诸葛虔,俘部将王双,溺毙魏军千余人,又率军众夜袭曹泰,火烧其营,斩敌数千,随后并乘势反攻。曹仁遭受惨败。不久因其余两路皆被击退,魏军被迫撤兵。

    第三次的濡须之战,朱桓以少胜多,大破曹仁。魏国一方记载:“仁不从,果败。”[34]

    第四次濡须之战/濡须之战 编辑

    战役背景

    魏景初三年(公元239年)明帝死,曹芳登基称帝,由曹爽、司马懿共同辅政。但曹爽逐渐专擅曹魏朝政,“势倾四海,声震天下”。

    高平陵之变后,曹魏军权政权落入司马氏手中。

    魏嘉平四年(公元252年),魏国权力已被司马师架空。同年,孙权病逝,东吴太傅诸葛恪掌握了东吴的朝政。

    战役过程

    (通称东兴之战)

    吴神凤元年(公元252年)十一月,东吴太傅诸葛恪在东关地区征集人力,于东兴(今安徽含山西南)濡须水上重新修复了东兴堤,左右依山各筑一城,留下数千士卒把守。由于水堤修入了魏国境内,魏国耻于受侮,大将军司马师借此上表伐吴。

    魏嘉平四年(公元252年)十二月,司马师上表曹芳,起十五万大军三路伐吴:西路,派遣征南大将军王昶进攻南郡(江陵);中路,派遣镇南将军毌丘俭进攻鄂城(武昌);东路,由司马昭担任都督,统领征东将军胡遵、镇东将军诸葛诞共七万大军攻打东兴濡须。诸葛恪从建业率四万援军日夜兼程救援濡须口。

    胡遵到达濡须后,马上投入战斗,命令部队架设浮桥渡过湖面,列阵于东兴堤上,分兵攻打濡须东西二城。但城堡建在陡峭处,易守难攻,魏兵几次进攻都被击溃。这时东吴的先头部队三千人马在丁奉率领下仅两天就赶到了濡须。此时天降大雪,魏军众将正在营内饮酒,毫无戒备。丁奉命令将士脱去厚重的铠甲,丢弃长枪大戟,只带头盔、短刀和盾牌,轻装突袭魏军前部营垒,魏军一触即溃,诸葛恪的后续大部队也陆续赶到。吴兵登上东兴堤,擂鼓呐喊,奋勇向前,魏军惊恐溃逃,争渡浮桥,人多桥断,落水和自相践踏而死者达数万人。前部将军韩综、乐安太守桓嘉阵亡。魏军烧毁营寨败退,吴军缴获大批军需物资。司马昭因为在他督领下的胡遵军、诸葛诞军遭到败绩,坐失侯。[35]

    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大规模的魏吴濡须之战,以东吴彻底完胜而收官。[36]

    意义/濡须之战 编辑

    曹魏三代帝王前后四次攻打濡须水口,前后延续40年之久。但魏军始终未能突破东吴的濡须坞防线。这道屏障有力地保障了江东的平安,免遭战火洗劫。

    草船借箭/濡须之战 编辑

    草船借箭”是发生在濡须之战,而非赤壁之战

    根据《 三国志·吴书·吴主传第二》裴松之注,建安十八年(公元213年)正月,曹操与孙权对垒濡须(今安徽巢县西巢湖入长江的一段水道)。初次交战,曹军大败,于是坚守不出。一天孙权借水面有薄雾,乘轻舟从濡须口闯入曹军前沿,观察曹军部署。孙权的轻舟行进五、六里,并且鼓乐齐鸣,但曹操生性多疑,见孙军整肃威武,恐怕有诈,不敢出战,喟然叹曰:“生子当如孙仲谋,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随后,曹操下令弓弩齐发,射击吴船。不一会,孙权的轻舟因一侧中箭太多,船身倾斜,有翻沉的危险。孙权下令调转船头,使另一侧再受箭。一会,箭均船平,孙军安全返航。曹操这才明白自己上当了。

    由此可见,“草船借箭”的主角不是诸葛亮,而是孙权,并且这件事发生在赤壁之战以后五年。[8]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9-02-05
    [2]^引用日期:2019-07-05
    [3]^引用日期:2019-07-05
    [4]^引用日期:2019-07-05
    [5]^引用日期:2019-07-05
    [6]^引用日期:2019-07-05
    [7]^引用日期:2019-07-05
    [8]^引用日期:2019-07-05
    [9]^引用日期:2019-07-05
    [10]^引用日期:2019-07-05
    [11]^引用日期:2019-07-05
    [12]^引用日期:2019-07-05
    [13]^引用日期:2019-07-05
    [14]^引用日期:2019-07-05
    [15]^引用日期:2019-07-05
    [16]^引用日期:2019-07-05
    [17]^引用日期:2019-07-05
    [18]^引用日期:2019-07-05
    [19]^引用日期:2019-07-05
    [20]^引用日期:2019-07-05
    [21]^引用日期:2019-07-05
    [22]^引用日期:2019-07-05
    [23]^引用日期:2019-07-05
    [24]^引用日期:2019-02-07
    [25]^引用日期:2019-07-05
    [26]^引用日期:2019-07-05
    [27]^引用日期:2019-07-05
    [28]^引用日期:2019-07-05
    [29]^引用日期:2019-07-05
    [30]^引用日期:2019-07-05
    [31]^引用日期:2019-07-05
    [32]^引用日期:2019-07-05
    [33]^引用日期:2019-07-05
    [34]^引用日期:2019-07-05
    [35]^引用日期:2019-07-05
    [36]^引用日期:2019-07-05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07 08:5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