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至师

    有些成道的灵魂不仅拥有上帝意识,还意识到造物界(浊、精、心三界)和他们自己的身体。他们积极关心受缚的灵魂,有意识地利用自己的身体在造物界工作,以便帮助其他灵魂成神。这样的成道者被称为“至师”、“库特博”、“赛古鲁”或“人神”。

    编辑摘要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目录

    至师/至师 编辑

     英文:Perfct Master
    [亦作]大师;人神Man-God。
    [苏非]库特博;撒里克-姆卡弥尔Salik-e-Mukammil
    [吠檀多]帕拉姆-莫克塔(Parram Mukta);赛古鲁Sadguru。 

    词义/至师 编辑

     

    有些成道的灵魂不仅拥有上帝意识,还意识到造物界(浊、精、心三界)和他们自己的身体。他们积极关心受缚的灵魂,有意识地利用自己的身体在造物界工作,以便帮助其他灵魂成神。这样的成道者被称为“至师”、“库特博”、“赛古鲁”或“人神”。至师不仅享受着全能、全知、全乐,而且还通过宇宙心和宇宙身,在所有的存在层面使用之。至师处于整个宇宙的中心;每一个人,无论高低善恶,都距他一样远近。他们通过特使控制着全宇宙。
    至师的达成

    成道者从第七层面的超越状态(Vidnyan-Bhumika)向造物界下降的时候,必须经过不同的神圣状态。在第七个层面的涅未卡帕三昧(无限意识)与撒哈伊三昧(上帝意识加造物界意识)之间,是图里亚瓦刹(Turiyavastha)状态。这个状态在神秘学术语里叫做“神圣交点”,实在(神)与幻相(造物界)的交点,神的意识(“我是无限”)与过着神的生活(“我是万人万物”)的交点。它是成道者在获得至师状态(赛古鲁状态或库特博亚特)之前必须经过的交点。


     一个人获得上帝意识之后,如果同时,对浊、精和心界的意识也被融合,那么他的完美便达到彻底。成道后重新获得正常的造物界意识,并且把作为正常等同于作为神时,这样的人就是库特博或赛古鲁。当一个人成为完美的化身(至师)时,他保留着其“我是神”的神圣意识,并且下降与恢复正常的人类意识,我是一个人。凭借着圆满的神圣体验,这样一个人宣布:“我是神,并且在万人万物里。” 如果玛居卜要说的话,他会说:“我是神,” 因为对于他,其它的一切都不存在。由于赛古鲁具有正常的意识,“我是一个人,” 所以对于他来说,万人万物都存在于幻相中,他既帮助世俗者又帮助行道者摆脱幻相的罗网,并把他们带向目标。 

    至师的状态/至师 编辑


    至师意识到自己是神——既在神的未显现方面又在神的显现方面。他们知道自己既是不可变的神圣本质(zat)又是无限多样的显现(sifat)。体验自己是有别于造物界的神;是作为创造者、维护者和毁灭者的神;是接受且超越了造物界局限的神。这意味着这样一个人意识到神的十个状态的每一个状态。

    至师持续地体验并利用神的三重性(Sat-Chit-Anand)的绝对和平与完美。他充分地享受并承受创世之神圣游戏。他知道自己是万物里的神,因此能够在灵性上帮助每一个个体,并且能够让其他灵魂证悟神,成为四类莫克塔的任何一个。他真正是人类的特别帮助者,是造物界的总体帮助者。

    真理个体在成神后下降,并不是一个愉快的过程。他总是不情愿再次降入二元幻相。这意味着他的很大牺牲及很大痛苦。但有时候他确实来了,他的唯一目的是完成拯救其他个体的灵性使命。他的使命根据他所降临的时代和环境而采取具体的形式。从真理的无边海洋降入虚幻存在的相对事物里,他自己没有任何需要得到的。但在这种下降中,他也丝毫不会失去他的灵性成就。他现在将两类的知识兼备于一身,也就是说,一体知识和相对知识。

     下降到虚幻二元世界里的真理个体被称作库特博(Qutub),它的字面意义是“中心”。至师成为宇宙的中心。他发现自己是唯一的绝对与不变的点,整个宇宙都围绕着它持续不停地转。宇宙就像是一台磨,证悟真理的大师类似于它的中心磨针。正如卡比尔所言,谁都逃避不了这个宇宙之磨里无休止的碾碎。唯有大师才不被宇宙里发生的事件所损伤,尽管他位于其中心。每一个真理个体都位于中心,但中心只有一个。每一个真理个体都具有自己的明显身份(identity, Husti)。这个身份的核心成为真理化身的肯定的神圣个体性的核心,同时并不模糊或限制他与无所不包的真理的一体性。 

    至师的圈子/至师 编辑


    虽然至师作为宇宙圆周的中心逗留于幻相,并且把其影响均匀地辐射到全宇宙,但他在一生中把十二个男子召集到自己身边。这些人从最早的意识进化阶段就与他有着持续和密切的联系,现在当他们过去的亲密伙伴成为至师时,他们便收获最大的好处。这样一组十二个男子叫做至师的圈子。除了十二个男子外,还附加有两个女子,他们共同组成完整的至师圈子。这两个女子获得如此的位置,也同样归因于她们同至师在过去的联系。在这十四个与至师有密切联系的人中,一个或更多个在至师生前或身后成道,有些则需要经过再一次或几次转世。

    这些人在成道的时刻成为同至师本人一样的人,虽然他们可能在职能和权威方面有别于至师。

    五位至师/至师 编辑

     

    在世界上随时都生活着五十六个已成道的灵魂。他们在意识上永远为一。他们总是有着不同的职能。大多数时间,他们远离人群,其生活和工作不为普通大众所知晓。但是,有五位在某种意义上起着指导机构的作用,他们总是公开工作,并获得举世的声望和影响。他们被称为“赛古鲁”,即至师。五个至师控制着造物界的事务;他们通过宇宙工作(供献),掌管着诸世界、层面和天堂,指导着宇宙的进化和内化过程中的海洋及水滴的运动。当五个赛古鲁或库特博的其中之一放弃肉身时,另一个成道的人立刻接替他的位置,并且从那时起作为至师继续生活并工作。

    在阿瓦塔时期,阿瓦塔作为至高的赛古鲁,承担起这个机构和整个灵性等级的首脑位置。  

    阿瓦塔与至师/至师 编辑

     

    1、责任与权限

    成道者之间的区别不在于他们作为神的无限意识方面,而是在于他们与造物界整体的关系方面。有不同的完美状态,完人乃是行动中的完美。完美性在于责任,主宰,权限。 Majzoob或Brahmi-Bhoot或Paramhansa 对任何人都没有责任,且不帮助任何人成道。 Jeevan-Mukta或Azad-e-Mutlag没有宇宙责任,但却有责任让一个人成道。至师或赛古鲁或库特博具有宇宙责任并且完成它。他对整个造物界具有一般的灵性责任,但却具有选定的责任(chosen duty),帮助十四个圈子成员成道;他还给百万人带来直接和间接的利益。
    阿瓦塔或拉苏对整个造物界具有选定的责任——他给予万人万物以灵性推动,并且有一项特殊的灵性责任,帮助一百二十二个人成道。因为阿瓦塔对每个人都具有选定的责任,所以惟有他才能给亿万人带来直接的利益。只要他愿意,他就有权让任何人成道;惟有他才有权力在任何时刻,给予任何人以选定的推动,从任何层面上提升到第七层面。
    至师按照阿瓦塔所选定的神圣计划帮助人成道;因此是阿瓦塔来决定谁将成道的。阿瓦塔亲自帮助成道或解脱(莫克提)的是阿瓦塔自己的圈子成员,爱者和信徒;所有的其他灵魂从至师手里接受成道或莫克提。(莫克提发生在死亡的时刻;在成道时一个人保留人身且继续活着。)

    2、人神与神人

    说赛古鲁身体健康或生病,这些都是普通人所说、所见、所感觉的。从赛古鲁的角度看,根本的事实是,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或者任何的其它事情,都丝毫不会影响(触及)到他的存在(无限性),因为他完全地意识到(充分觉知到)幻相是虚幻的,从而充分觉知到健康和疾病二者都是虚幻的(也就是说,它们乃是无的结果。)

     无怎么能够影响他呢?赛古鲁已经通过进化、转世和内化的过程,战胜了无的印象;他已经实现了他就是有(这个有当然也包括着无)。即使赛古鲁留在造物界的律则之内,但律则本身却不能触及他。

     “赛古鲁”表示人已经成为神。因此,当人已经成为神时,他就不再是人;如果他不得不作为人而生活,他就必须在行为举止和外表上,表现得像人一样,即自发地示现出人类的一切自然倾向。

     作为至师,赛古鲁在所有的层次和所有的层面都极其完美地扮演自己的角色,以至于在所有的情况下和所有的其它方面,他在普通人眼里,似乎是浊界的普通人里的一员。对于那些在精层面的人,他似乎是他们中的一员;对于那些在心层面的人,他似乎是他们中的一员。

     赛古鲁同时处于最低的和最高的层面。一方面,他确立于无限性(实在);另一方面,他是幻相的主宰。赛古鲁因而把这两个极端置于他的控制之下;而要在所有的中介阶段和状态建立与保持二者之间的协调,只能通过赛古鲁同时在所有的层面和所有的方面扮演。

     阿瓦塔的情况相当不同。一切的差异都包含在这个事实里:赛古鲁意味着人成为神,而阿瓦塔则意味着神成为人。“阿瓦塔”一词的全部含义很难理解。对于人类而言,可简单地说宣称阿瓦塔是神,它表示神成为人。但这并不是阿瓦塔这个词所表示或传递的全部意义。

     更合适的说法是:阿瓦塔是神,对于所有的人类而言,神成为人;同时,对于造物界里的所有的麻雀而言,神还成为一只麻雀;对于造物界里的所有的蚂蚁而言,神还成为一只蚂蚁;对于造物界里的所有的猪而言,神还成为猪;对于造物界的所有的尘埃而言,神还成为尘埃;对于造物界里的所有的空气而言,神还成为空气等等,直至造物界里的一切万物。

     当五位赛古鲁把神的神性化身带入幻相时,该神性实际上遍及幻相,并以各种各样的无数形式呈现自身——浊的、精的和心的。结果是在阿瓦塔时期,神作为人与人类打成一片,作为一只蚂蚁生活在蚂蚁的世界等等。但是,世人却不能认识这一点,因而简单地说神成为人,并在自己的人类世界里满足于这个认识。

     无论人怎样理解,事实是阿瓦塔成为(become),赛古鲁扮演(act)。

     阿瓦塔的疾病丝毫不涉及对个体羯磨的承担。由于阿瓦塔是在所有的方面都成为人的神,没有理由说他不应该受制于人的一切自然倾向。神毕竟成为了人,他确确实实就是人。不过,尽管阿瓦塔实际上生病,就像人生病一样,但必须要记住:他同时还拥有无限能力、知识和喜悦的背景。(备注:文中赛古鲁即指至师) 

     

    揭开阿瓦塔面纱/至师 编辑

     

     通常,至师们承担管理宇宙事务的职责。然而,每隔700或1400年,他们促成神降入人身。神的这种降临是必要的,因为至师们虽掌控世界,惟有阿瓦塔能改变世界的命运,并带来新的灵性唤醒。为了促成这一降临,五位至师给阿瓦塔罩上正常意识的面纱,周密安排他的出生环境。他一度表现得像常人。而后当时机成熟,一位至师揭去这层面纱,阿瓦塔便体验他作为神的真实存在。

    在阿瓦塔时期,五位至师的重大职责即促成阿瓦塔的下降,并协调工作训练阿瓦塔,平衡其无限成道状态与对正常或物质世界的受限意识。本时代的阿瓦塔美赫巴巴亲自回忆了他作为阿瓦塔的降临过程:

    “当五位至师促成我下降时,他们给我罩上面纱。虽然巴巴简生为女身,但她也是他们(五个至师)中的一个,是她在我现有的形体中为我揭开了面纱。巴巴简只是在我额头上两眉间吻了一下,就让我体验到阵阵无法描述的喜悦(1913年5月),这持续了9个月。之后的一天夜里(1914年1月),她让我于一瞬间亲证大觉(成道)的无限喜悦。

    ***

    虽然我在超意识状态所体验的无限喜悦是持续不断的,正如现在一样,但我在恢复对幻相的正常意识时却经受了极度的痛苦。有时候,为了得到一些缓解,我用头猛烈地撞墙或窗户,以至于它们有的出现了裂缝。

    在实在中没有痛苦本身——惟有无限的极乐。虽说痛苦是虚幻的,但在幻相领域内它仍然是痛苦。在幻相中,巴巴简确立了我的实在。我的实在,虽然不为幻相所触及,却与幻相保持联系。这就是为什么我经受了极大的灵性痛苦。

    实现真我的九个月后(1914年1月)我开始多少意识到周围环境。生命又回到了我的空茫的眼睛里。我虽然不睡觉,却开始吃少量的食物(编者注:巴巴于1914年1月实现真我后,有9个月不吃饭,这真是不可思议。)我这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仍然跟着直觉走,就像被内在的力量驱使着做事情。

    ***

    后来(1915年4月)我还开始徒步或乘车远行。有一次我坐火车离开普纳去莱齐亚(Raichur,位于普纳以南三百多英里处),但仅仅走了34英里,我就受驱使下车去柯吉岗(Kedgeon)。在那里我第一次亲身接触了纳拉延·玛哈拉吉(五位至师之一),他的埃舍(ashram)离火车站不远。

    同理,我还时常受吸引去见一些玛居卜,比如奥郎伽巴德(Aurangabad)的巴尼密延巴巴(Banemiyan Baba)和孟买的提普巴巴(Tipoo Baba)。有一次我在卜阿萨合伯的陪伴下,一直行至北方的那格浦尔(Nagpur),见到了塔俱丁巴巴(五个至师中的另一个)。

    最后(1915年12月)我受驱使去访问赛巴巴,大师中的至师。那时他正在队列中从塄地(Lendi,在舍地村外,他每天都被人领到那里方便)出恭回来。我不顾人群,直觉地扑倒在路上他的脚前。我起来时,赛巴巴直视着我,叫到:“帕瓦蒂伽”(全能的神——长养者)。

    我随后被吸引到附近马哈拉吉(师利乌帕斯尼·马哈拉吉)正在闭关的勘都巴(Khandoba)寺。在那里,他在赛巴巴的亲自指导下,已有三年仅靠饮水生活。那时马哈拉吉瘦得皮包骨,因为他只能饮水。他而且一丝不挂,被垃圾所包围。

    当我走近马哈拉吉时,可以说他是用石头来迎接我的。他用力把石头掷过来,正好击中我前额上巴巴简吻过的地方,石头的力量很大,血涌了出来。这个伤疤仍然在我的前额上。但马哈拉吉的击打则是神圣知识(dnyan,Marefat of Haqiqat)的降临。

    可以比喻说,马哈拉吉开始把我从“深眠”中叫醒。但在深眠中人是无意识的,而我因超意识而在深眠中大醒。马哈拉吉用那一击开始帮助我恢复对幻相领域的普通意识。

     
    那就是我目前在幻相里的无限痛苦的开端,我同时还体验着实在中的无限喜悦。在马哈拉吉的积极指导下,我用了七年的艰苦努力才完全回到、并确立于对二元幻相的正常意识,同时又持续地体验着我的超意识。”

     ***

    1921年,美赫巴巴连续6个月住在萨考利,离开的那天,乌帕斯尼合掌道:“默文,你是Adi Shakti!你是阿瓦塔,我向你致敬!”
    之后,他告诉默文的朋友:“你们都仔细听着,默文是阿瓦塔。抓牢他的双脚,别用一只手,要用两只手。我已把权力移交给了默文。这个孩子将移动全世界。全人类都将从他手里受益。”
    在阿瓦塔时期,五个至师的责任是促成至古者(阿瓦塔)的降世,并把掌管造物界的责任移交给他。

    离开肉身后/至师 编辑

    在任何特定的时间里,地球上只有五个这样的大师,他们控制着诸宇宙的运行和人类世界的事务。只有当这五个至师的其中之一放弃肉身时,那些作为神永居于神的人中的一个,才能前进并完成第三个旅行,以填充这个空缺。
     在地球上过着神的生活的所有的人,和作为神而永居于神的所有的人,当他们放弃肉身时,也同时放弃他们的精体和心体,完全作为神而去世,同时保持无限的个体性,体验无限的能力、知识和喜悦。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3-05-14 15:56:38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

    贡献光荣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