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金华话

    金华话是吴语内的一种方言,属吴语金衢片,使用地区主要为浙江金华市的婺城区金东区及部分临近地区(兰溪、义乌、武义、龙游局地)。使用人数约100万。

    编辑摘要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目录

     金华话(国际音标:/ʨiŋ334-33 uɑ313-55 uɑ14/[1]:214)是吴语的一种方言,属金衢片[2]:5,171,172(旧分区法中属婺州片[3]:8),使用地区为浙江省金华市的婺城区东部和金东区,以金华城里方言为代表。
    金华话与临近的兰溪话较接近,而与附近其他方言较难通话[3]:8。金华话内部也存在不少差别:城里和乡下方言之间有较大差别[2]:178,不同年龄层次的人说话也有差别[1]:引论 4。 由于原金华府地区的方言内部差异较大,各县之间难以互相通话,金华城里方言在一定程度上有金华地区交际共同语的作用[2]:197。 在浙江中部流行的婺剧基本上以金华城里方言为标准[2]:197。

    使用区域及影响/金华话 编辑


    金华话的使用区域大致相当于汤溪县并入金华县前的金华县境,包括今婺城区的所有街道、罗店镇、苏孟乡、竹马乡、乾西乡、雅畈镇、琅琊镇、箬阳乡、白龙桥镇(古方除外)[注 1]、长山乡(石道畈除外)和整个金东区[1]:引论 4。
    由于金华地区(指原金华府地区)的方言内部差异较大,各县之间难以互相通话,要用带官腔的金华话来交际[3]:8。金华城里方言在一定程度上有金华地区交际共同语的作用,基本上以金华城里方言为语言标准的婺剧在浙江中部十分流行[2]:197。

    语音特点和文白异读/金华话 编辑


    金华话存在较丰富的文白异读现象,但文读主要仍限于“打官腔”时使用[1]:引论 8。其白读系统是因两晋时北方战乱,望族南迁形成的[7]:1090,而文读系统主要是南宋以来在北方汉语、北部吴语以及杭州话的影响下形成的[2]:197。

    声母

    塞音声母及见组的塞擦音声母在平、去、入声中保留“帮-滂-并”、“端-透-定”、“见-溪-群”三分,即“不送气清-送气清-不送气浊”三分;但在上声中,因没有阳上调,只有“不送气清-送气清”二分[2]:27。
    古全浊声母上声字在白读中读为清声母,逢塞音、塞擦音时不送气[1]:引论 18,文读时为浊声母[2]:197。
    部分非组字保留声母读[p]组音(所谓重唇轻唇不分)的古老语音特点[2]:42。例:“覆” /pʰoʔ4/,“缚” /boʔ212/,微母“无” /m̩313/,“尾” /ŋ̍535/,以及“未”、“袜”、“蚊”、“问”、“网”、“望”等字读[m]声母[2]:42,43。
    从邪崇母字,白读[z]声母,文读[dz]声母[2]:197。
    日母字,白读[ȵ]声母,文读[ʑ]声母[2]:197。
    见晓组开口二等字,白读[k]组声母,文读[ʨ]组声母[2]:197。

    韵母

    流摄一等字,若今为零声母字则读[eu]韵,若为其他声母字均读如三等[iu]韵[1]:引论 18。
    假开二帮组以及咸合三、山开二、山合三的帮组或非组入声字白读[ɤa]韵[1]:引论 18。
    假开三章组、日、以母字,白读[ia]韵,文读[iᴇ]韵[2]:197。
    蟹开四字,白读[ie]韵,文读[i]韵[2]:197。
    果摄字,白读[uɤ]韵,文读[o]韵[2]:197。
    咸、山两摄字,在白读中无鼻音尾和塞音尾,读为开尾韵[1]:引论 18,而在文读中,阳声韵字读为鼻化韵,入声韵字读为喉塞尾韵[2]:197。 其中开口三等知系字读撮口呼韵母,白读[yɤ],文读[yã] [yəʔ][1]:引论 18。
    咸、山两摄三等和四等的韵母,除了帮组字、部分见系字无区别外,其他字均有区别[2]:78。
    梗开二阳声韵字在白读中读[ɑŋ]韵(“梗”字读[uɑŋ]韵,与宕、江摄字相混)[1]:引论 18,文读[əŋ]韵[2]:197。
    “儿”、“尔”、“耳”、“二”等字,白读[ŋ̍],文读[əl][2]:197。

    声调

    古次浊声母上声字白读归阴上,无文读;古全浊声母上声字白读归阴上,文读归阳去。[2]:197但在儿化音变和一些字组的变调中,古浊上字自成一类,与清上字不同[1]:引论 7,引论 18。
    咸、山两摄入声字在白读中依声母清浊分归阴去、阳去[1]:引论 18 [2]:104,105,在文读中则分归阴入、阳入调[2]:197。 其中古清入字白读为阴去后,在一些字组的连续变调中自成一类[1]:引论 18。

    语法/金华话 编辑

    词法

    人称代词和部分指人的名词的复数词尾是“浪”/lɑŋ14/[1]:引论19,177 [8]:87。
    带后缀“头”的词很多[3]:30,31,如“手头”、“嬉头”、“花头”、“苦头”。 在量词后加“头”的词有强调数量的作用,如“两块头”、“两角头”、“五间头”等[9]。 一些普通话中带“子”缀或“儿”缀的名词,金华话中用了“头”后缀[3]:31 [6],如“鼻头”、“领头”。
    形容词后加副词“猛”组成的形容词短语经常构成“×猛×猛”的重叠格式[3]:31。“猛”意为“很”(详见上文“副词”部分),重叠后的“×猛×猛”表示的程度更深,相当于北京话的“非常”、“极”[1]:172。例如,“好猛好猛”,“难过猛难过猛”,“吃力猛吃力猛”等。
    金华话中重叠的动词在不同句式中有不同的含义。 在“信寄寄便来”、“饭吃吃再去”这样的句子中,重叠的动词表示“动作完成”[3]:34。 在“门关关好”、“话讲讲灵清”这样的句子中,重叠的动词表示祈使[3]:34。

    句法

    金华话有“坐孑起”、“买本添”这样的“动词/动词短语+起/添”的语法结构[3]:60。副词“起”、“添”都用在动词或动词短语后。“起”表示时间在先[3]:38,像是把北京话的“先”后置[1]:12。“添”有“再”、“还”的意思[1]:168。
    双宾语语句中两个宾语的语序比较灵活,可将简介宾语放在直接宾语之前[3]:36;有时还可以把直接宾语提到句首或动词之前,而量词仍留在动词之后,如“我侬书送两本侬”[3]:37。

    方言研究的历史/金华话 编辑


    赵元任的《现代吴语的研究》(1928年出版)记录了吴语地区33个地点方言的声韵调、词汇[10]:82,金华话也包括在内。其中记录的是1927年的金华新派城里话[4]:10 [5]:434,声韵调用严式国际音标和五度标记法记录[4]:3,4,词汇的读音用注音罗马字记录[4]:90。
    1958年文字改革出版社出版的《方言与普通话集刊》第五本收录了约斋《金华方音与北京语音的对照》一文[1]:引论 5,6。
    1957年至1966年间,浙江省方言工作者傅国通、方松熹、蔡勇飞、郑张尚芳等在全省方言普查工作中,对浙江方言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汇集成《浙江吴语分区》等,收入了金华话的材料[2]:前言 1。
    钱乃荣的《当代吴语研究》(1992年出版)是对《现代吴语的研究》中33个方言点所作的跟踪调查[10]:85,记录了金华话的声韵调[5]:65,66,67、两字组变调的规律[5]:657、单字音[5]:77、词汇[5]:721,以及金华城里老、中、青三派人口音的异同,反映了六十年中金华城里话语音的变化[5]:434。
    1996年,曹志耘编纂的《金华方言词典》作为《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的分卷本出版[2]:前言 1,详细记录了金华话的语音、词汇、语法。 2002年,曹志耘的《南部吴语语音研究》出版,该著作深入研究了包括金华话在内的11种南部吴语方言的语音。

    艾青的“大堰河”/金华话 编辑


    诗人艾青是金华人,其诗作《大堰河——我的保姆》中的保姆“大堰河”实际应为“大叶荷”,因金华话中这两个词同音而误写[11]。

    语音特点/金华话 编辑

    帮端母

      金华话帮端母特殊读音的特点是以读鼻音[m n/ȵ]声母为主,但只分布在金华绝大部分乡下地区和汤溪。金华城里方言古阳声韵帮端母字曾经读作[m n]声母,后来逐渐朝[p t]方向变化。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金华城里方言的帮端母仍存在特殊读音(少量字如“半”、“打”,读[m n]声母);但到二十世纪末,帮端母字已一律读[p t]声母。

    尖团

      金华城里方言,精细声母撮口呼韵母时读[tɕ]组声母,跟见晓组细音字不分。金华的乡镇大体上靠近金华城的地方趋向相混,距离城远的趋向相分,尖团不分的只有金华城里及其附近乡下。

    其它特点

    假摄开口帮组字在金华、汤溪东部等地读[ɤa]韵母。在金华一带,[ɤa]类韵母是一种具有显著地方特色的读音,但金华城里一些年轻人因嫌[ɤa]“土气”而改读作[ia]。知见系字,金华地区读[ua]韵母。

    常见发音/金华话 编辑

      【仅为近似音,仅供参考】

    普通话 金华话 备注


      筷子 箸 普通话念zhu(第四声),

      金华话无zh音,大致念ju音

      (第二声,同普通话“菊”)

      睡 困 市区普遍说法

      眠 金东区某些部分说法

      吃 吃 市区普遍说法

      食 金东区某些部分说法

      说 讲 大致念gang(类似第三声,有所不同)

      吹牛 伯嚭 伯嚭,吴王夫差时宰相,谗

      臣,引申为吹牛或吹牛的人之意

      大男孩 鬼王头 十七八岁的男孩子,

      “鬼”,类似举音

      蚊子 门穷

      (谁) 金华话念法——拉葛

      (讲话) 金华话念法——刚娃

      (鼻子) 金华话念法——别丢(第二声)

      (眉毛) 金华话念法——迷毛

      (爷爷) 金华话念法——雅牙

      (妹妹) 金华话念法——埋

      (哥) 金华话念法——郭

      (外婆) 金华话念法——阿(第二声)哺(第一声

      (哪里) 金华话念法——拉达

      (这里) 金华话念法——咯达

      (那边) 金华话念法——么憋

      (这边) 金华话念法——咯憋

      (上面) 金华话念法——向咩

      (底下) 金华话念法——低洼

      (旁边) 金华话念法——绑憋

      (前面) 金华话念法——狭咩(第二声)

      (你) 金华话念法——侬

      (我) 金华话念法——阿侬

      (他们) 金华话念法——葛郎

      (我们) 金华话念法——阿郎

      (吃什么)金华话念法——切大些

      (不要) 金华话念法——佛要

      (知道) 金华话念法——晓得

      (嘴巴) 金华话念法——口哺

      (眼睛) 金华话念法——阿(第一声)睛

      (白天) 金华话念法——捏离

      (阴阳怪气)金华话念法——死像

      (不正常的)金华话念法——倒傻

      (很好) 金华话念法——危些好

      (没) 金华话念法——米

      (真的) 金华话念法——经囊

      (谁) 金华话念法——拉葛

      (太阳) 金华话念法——日头

      (回到家)金华话念法——归到窝里

      (起床) 金华话念法——爬起

      (瞎子) 金华话念法——阿睛涣

      (傻瓜) 金华话念法——么夺

      (小孩) 金华话念法——小(第一声)拧

      (椅子) 金华话念法——高于

      (勺子) 金华话念法——瓢根

      (小伙子)金华话念法——举(第一声)网

      (妈妈) 金华话念法——老娘

      (爸爸) 金华话念法——雅

      (青蛙) 金华话念法——田鸡

      (虾) 金华话念法——欢

      (睡觉) 金华话念法——困(第一声)

      (去玩) 金华话念法——苛嬉(去——苛)

    前者为金华话 括号内卫解释或普通话

      到杀货[指一个人脑子有问题]

      去炸[指一个人没出息,贬义多]

      醒今(省金滨)[神经病]

      居丢[猪头]

      秀鸡[手机]

      皆[鸡]

      光[怕]

      嘎路[街道]

      困[睡]

      女[鱼]

      掐[车]

      色了[算了]

      光近[左右]

      水别[随便]

      凹罩[脏]

      该些[没办法]

      耐down[已婚妇女]

      乐色[垃圾]

      的涝[脑子有问题,贬义多]

      夸骂[慢走,慢吃,慢...]

      锅爹[兄弟]

      挖刺[牙齿]

      切罚[吃饭]

      夹沃[拉*不文明用语*]

      雅罚切过命[晚饭吃过没]

      货太[火腿]

      盖啦离[在哪里]

      表男[泡妞]

      向阔[上课]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3-03-27 17:23:30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